詞筆閣 > 亡靈放牧者 > 004 爆發
    人的性格是很難從表面上看出來的,有的人看著囂張強勢,但在面臨危險的時候,往往膽氣泄得比誰都快。

    而有的人看著對誰都是笑臉有加,被人占了便宜也不帶生氣的,可以一旦到了關鍵時刻,在他們被逼到絕處的時候,他們爆發出的勇氣和狠勁往往讓人心驚,而凱倫明顯是屬于后一種。

    被逼到退后可退的地步,他選擇了直接爆發。

    等到約翰感覺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晚了,凱倫手中的柴刀狠狠的斬在了他抓著兔子的右手上。

    雖然因為凱倫的力氣不大以及柴刀并不鋒利的原因,沒有斬斷約翰的手,卻也斬出了一道猙獰的傷口。

    “該死的混蛋你居然敢……啊……”

    約翰話還沒有說完,凱倫直接一腳將他踹翻,然后直接踩在他的傷口上,把他后半段的話踩了回去。

    踩著約翰的傷口,這時候的凱倫仿佛變了一個人一樣,用瘋狂的野獸一般的目光掃視了一眼周圍的村民,最后把頭低了下來看著約翰:“我也不想這樣,我真的是不打算招惹你的,但你非要逼我,不給我生存的空間那我就只能反抗了,不要怪我,我只是想要好好的活下去!”

    凱倫說著,手中的柴刀再次舉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被凱倫突然爆發嚇住的村民終于反應了過來。

    “凱倫你要干什么,村里不許殺人就算你們是叔侄也不行!”

    凱倫轉頭看了一眼邊上似乎準備撲上來的村民,眉頭微微一皺,露出很明顯遺憾的表情。

    這時候,被凱倫嚇住的約翰也反應了過來,意識到什么情況的他頓時聲淚俱下:“凱倫,我親愛的侄子,你快放了我,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欺負了你了。

    我甚至還可以把你的家產給你,把你手中的刀下行嗎?”

    “現在才想求饒?晚了,我可不敢把刀放下。

    你比我強壯太多了,我砍你這一刀,你最多只要十幾天就能夠恢復好,到時候你在找我麻煩我可不敢保證……”

    “不會的,我不會再找你麻煩的。”

    “不好意思,你說的我不信,我也不敢信!”說著凱倫二話不說又是幾刀下去,瘋魔一般手中的柴刀不斷的砍在約翰的四肢上,把約翰的四肢砍得鮮血淋漓。

    一直到約翰的四肢就被被他砍斷了,村民忍不住要制止了,凱倫自己這邊也確定,約翰的四肢就算是能夠醫好,沒有幾個月也恢復不了之后,他才收手撿起地上那一只兔子,轉頭走到小丫頭身邊,拉著已經沉默下來的丫頭轉身離開了。

    “抱歉,讓你看到這樣的一幕。”

    凱倫和約翰的那一場沖突,最終以約翰四肢幾乎全部被斬斷告終。

    這件事好像就這么到此為止了,在邊上圍觀的村民之前沒有站在凱倫的這邊,這時候自然也不會去為敗者的約翰討公道,所有人就這么目送凱倫離開了。

    在所有人的眼中,凱倫完成了一個完美的蛻變,從一個慫小子變成了一個狠人。

    然而除了被凱倫拉著小手的泥芙之外,沒有人知道其實這時候的凱倫的內心并不平靜。

    泥芙能夠感覺到,這時候凱倫拉著她的手稍稍有些顫抖。

    這聰明的丫頭似乎知道凱倫的爆發有一部分是為了她的,也正是察覺到了這一點,讓原本有些被凱倫的突破爆發有些嚇住的泥芙綻放出笑容來,

    而這時候的凱倫并不知道,泥芙其實已經釋懷了。

    這時候拉著泥芙小手的凱倫心中是有愧疚的,畢竟他讓小丫頭看到那么血腥的一面。

    在凱倫看來,這會對泥芙幼小的心靈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

    所以凱倫很有愧疚感,回到家調整好心態就準備安慰小丫頭。

    結果他還沒有開口安慰小丫頭呢,泥芙這就恢復了毒舌傲嬌蘿莉的姿態。

    最終,凱倫都沒有機會開口安慰泥芙,就被使喚起來,忙活著處理掉了那一只兔子。

    等凱倫反應過來,泥芙就已經帶著凱倫給她奶奶留下的小半只兔子回去了。

    被泥芙這么一鬧,凱倫突然暴起傷人之后的緊張感,以及從文明社會帶來的傷人的罪惡感被驅散了不少。

    這時候,凱倫才有時間,用理智的目光看待之前發生的事情,他這時候不是去分析自己所作所為的對與錯,而是通過這一件事情去更加深入的了解自己身處的環境。

    “看來這一個世界是一個徹底的弱肉強食的世界,今天我爆發砍倒約翰沒有人為他說話,這對我現在來講固然是好事,但明天如果有比我更強的人要欺辱我,同樣也不會有人為我出頭,看來想要在這樣的世界生存我只有變得更加強大才行。”

    有了這一種覺悟,凱倫對于自己金手指的最后一點排斥也消失了,這時候的凱倫只有一種強烈的想要激活自己領地的緊迫感。

    “今天好好休息,明天開始想辦法激活領地。”

    抱著這一種覺悟,凱倫在小心翼翼的鎖好門窗之后,抱著自己那一把柴刀入睡了。

    第二天,凱倫早早的就醒了過來。

    不過,凱倫早,泥芙比他更早,凱倫起來的時候泥芙已經過來了。

    她當然不是過來找凱倫玩的,她是給凱倫送黑面包,以及她們昨天吃剩下的兔子骨頭的,送完東西泥芙就轉身回去了。

    而凱倫這邊,他并沒有立刻起身前往哥布森林。

    在前往哥布林森林之前,凱倫先了解了一下約翰那邊的情況,他畢竟是第一次遇到這一種事情,對于這事的結果還是有些擔心的。

    很快的,凱倫就從村里一個半大的小子那邊了解到。

    昨天在他離開之后,約翰就被村民送回他家了,目前由他老婆也就是凱倫那一個刻薄的嬸嬸照看著。

    聽說凱倫那一個刻薄的嬸嬸哭了好久,叫罵了好久,不過貌似不是叫罵凱倫,而是叫罵約翰說他怎么不就被砍死算了要回來拖累她。

    聽到這消息,在聯系凱倫記憶當中約翰老婆的為人,凱倫稍稍有些安心,他那一個便宜嬸嬸應該不會為了給約翰報仇而搞事情。

    當然,凱倫倒不是怕她報復自己,就怕她欺負泥芙她們祖孫二人。

    不過猶豫了一下,凱倫還是提著柴刀親自去了一趟約翰家,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白天都會在哥布林森林,所以關于這件事情他必須要確認真的安全才行。

    如果那女人讓凱倫感覺到危險的話,飛速的正在適應自己現在這一個生活環境的凱倫不介意讓她變成約翰那一個樣子。

    所幸的是,結果還是挺讓凱倫滿意的。

    他到約翰家的時候,那兩夫妻瑟瑟發抖的抱在一起,眼睛里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那一瞬間,凱倫有一種自己是十惡不赦的惡魔的錯覺。

    當然,凱倫心中并內有多少波動,他很清楚弱小并不意味著良善,如果昨天不是他爆發的話,今天躺在那里瑟瑟發抖的可能就是他了。

    “我們之間的恩怨就此了結。”

    掃了一眼瑟瑟發抖的兩人,看著門外村民漸漸圍了過來,凱倫并沒有在約翰家里多呆,拋下這一句話之后,轉身離開往哥布林森林的方向去了。

    凱倫沒有注意到的是,他離開之后,那些村民看他那一對便宜叔嬸,特別是嬸嬸的目光就多了一些難以言語的東西……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