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我的傳奇歲月 > 第1759章:一網打盡

第1759章:一網打盡

    魏義文明白,趙三說的是對的,我肯定不會不管他,但是如果我真的過來救他,那么我們幾個就是自投羅!

    “你說你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原來也算是風光無限吧,現在竟然把希望寄托在幾個孩子的身上……”趙三背著手一邊往門外走一邊說道:“真是天真!”

    “嘭!”

    就在這個時候魏義文突然站了起來,然后雙腿發力,直接用腦袋奔著桌子角砸去。

    “攔住他!”趙三看見魏義文的這個動作以后,高聲喊道。

    “嘭!”

    朱漢反應非常快,一腳踹在了魏義文的膝蓋上面。

    “嘎巴!”

    只聽魏義文的膝蓋處一聲骨裂,整個人都跪在了地上。

    “這時候想自殺,早想啥來的?”趙三走到魏義文的身邊,拍著魏義文的臉蛋子問道。

    魏義文表情非常痛苦,但是他沒有喊出來,而是瞪著雙眼,死死看著趙三罵道:“我艸尼瑪!”

    “輸了就是輸了,咋還跟個老娘們似的罵人呢?”趙三笑了笑說到。

    魏義文都聽到這話,愣了一下,隨后冷笑著搖了搖說到:“其實我早就知道這件事沒那么簡單!”

    “那為什么還得往里面鉆?”

    “因為不死心啊!”說完這句話,魏義文直接躺在了地上,嘴里輕輕地念叨著:“不死心啊,不死心……”

    “……”趙三看著魏義文沉默了一下,然后張嘴說到:“到了你這個年齡,是個機會都想抓住我能理解,但是別太貪心了!”

    “你就是利用我這一點,所以你才這么自信對嗎?”魏義文閉著眼睛問道。

    “還是那句話,年齡跟經歷才是資本,我他媽活著了這么多年什么人沒見過!每個人都是有缺點的,成功的人也有,但是他們不讓別人知道!失敗的人就是因為過早的暴露出了缺點,你的缺點都被人抓住了,你他媽拿什么贏?”

    說完這句話,趙三直接轉身走出了會客廳,張耀跟朱漢看了一樣魏義文,隨后也跟著走了出去。

    ……

    “這個人怎么處理?”走出會客廳以后,張耀看著趙三問道。

    “留他一段時間,這個人還有用……”趙三坐在了沙發上面,點了根煙,語氣平靜的說到。

    “接下來呢?”張耀接著問道。

    “接下來你們看戲就行了……”說著話趙三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備注為陶華的手機號。

    電話接通以后,趙三非常直接的說道:“我這邊完事了,你可以動手了……”

    “就等你這句話呢!”電話對面的人笑著回了一句。

    “最暴力的手段開整,不用留活路!”

    趙三扔下這句話以后,直接放下了手機,把腦袋靠在了沙發上面,表情非常疲憊。

    “我沒想到你到現在還有這么多后手……陶華竟然沒死!”張耀滿臉驚訝的看著趙三說到。

    “陶華真的是最后一張牌了,打完他我就可以休息了……”趙三閉著眼睛解釋了一句。

    “呵呵,我以為對付杜恩的時候你的牌就打沒了……”張耀摸了摸鼻子說到。

    “國外真的沒牌了,國內還有最后一張,藏了這么多年我就想換一個養老的地方!”

    “在這邊養老不行嗎?”張耀問道。

    “呵呵,你是想問我為什么把公司賣給你吧?”趙三笑了笑說到。

    張耀默然點頭。

    “我兒子死了,我弄這么大的家業有他媽什么用?”

    說完這句話,趙三直接往門外走去,老態龍鐘……

    張耀看著趙三那滄桑的背影,沉默許久,然后輕聲說道:“你都快六十了,是該歇歇了……”

    ……

    H市。

    “噔!”

    手機短信的提示音響起,我拿起來一看是魏義文發過來的,打開短信,上面只有一個字。

    “跑!!”

    “咣當!”

    當我看見這個字的時候,感覺整個人就像是被抽空了靈魂一樣,身體根本不受我自己的控制,手中的手機也滑落在桌子上面。

    我雙眼無神的看著前方,嘴角抽動著,想說話但是說不出口。

    這條短信意味著什么?

    緬甸出事了!

    我坐在原地緩了半天,隨后嘀咕了一句:“沒事的,沒事的……”

    “啪!”

    我拿起手機,非常不死心的給魏義文打了過去,但是提示我對方已經關機。

    這個時候我意識到緬甸那邊是真的出事了,但是我沒法分辨究竟是張耀吞了錢還是趙三收拾了魏義文。

    如果是張耀吞了錢,那么問題還能簡單不少,要錢給他們就是了,只要魏義文沒事就行。

    但是如果是魏義文遇到了什么危險,那么問題可就嚴重了,趙三是不可能放過他的!

    “這下子完了!”我恍惚的喊了一聲,隨后拿起衣服就往外面跑去。

    H市,星期八游戲廳。

    一輛墨綠色的霸道車直接別在了星期八的門前,車邊站著四個男人,為首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這個人長相非常有特點,因為他的右眼處有一個大包,這個包大到什么程度呢?

    基本上已經擋住了他的眼睛,你要是不仔細看,就感覺這個人沒了一只眼睛似的,再加上他那滿臉猙獰的刀疤,整個人看上去非常的滲人。

    這個人就是趙三的最后一張牌,陶華!

    “人就在這里?”陶華叼著煙看著身邊的青年問道。

    “這個游戲廳就是葉寒的,雖然我不清楚葉寒在不在這里,但是在這管事的據說是葉寒花錢請來的生荒子,準備辦臟事的……”青年低著頭,隨即繼續回道:“咱們要是把這幾個人先處理了,后宮那邊就好弄了……”

    “人全嗎?”陶華接著問道。

    “不知道!”青年搖了搖頭,隨即接著說道:“但也應該差不多,據我的了解這里面一共四個人,一個去緬甸,剩下的都在H市,即使少一個兩個的他們知道出事了也會回來……”

    “對,這幫人狂的狠,一般鬧事的他們都不放在眼里……”這時候另外一個青年說到。

    “那行,帶上家伙,進去看看……”

    說完陶華背著手,打頭走進了星期八游戲廳。

    ……

    “咣當!”

    拉開門,陶華四人進入了星期八游戲廳,此時此刻是晚上8點多,所以游戲廳里面的學生還是比較的多的,大部分機器前都坐著人,休息區包間區的座位也都坐滿了。

    “生意不錯啊!”陶華回頭沖著自己身后的青年笑道。

    “后宮跟這里基本上承包了咱們H市的夜生活……”青年笑著回了一句。

    “呵呵,完事以后我跟趙哥說說,把這個游戲廳給你!”陶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隨后接著往屋里面走。

    吧臺里面的姑娘看見陶華一下,直接嚇愣住了,因為實在是沒見過長成這樣的人。

    “先生,需要什么服務嗎?”姑娘緩了一下以后,笑著沖陶華問道。

    “……你這都有啥服務啊?”陶華看了姑娘一眼,然后盯著姑娘的胸部色瞇瞇的問道。

    “我們這有游戲區,還有臺球區……”雖然知道陶華的眼神不正常,但是姑娘依舊非常客氣的跟陶華介紹著游戲廳里面的服務。

    陶華聽完以后笑了笑,隨后看了四周一眼問道:“有沒有什么特殊服務啊?”

    “這個我們沒有……”姑娘臉一紅,低頭回答道。

    “呵呵……”陶華笑了笑,然后看著姑娘搖了搖頭說到:“把你們這管事的給我喊過來,我找他有點事……”

    “您是說張哥嗎?”姑娘以為陶華是找張風雨。

    “誰都行……”陶華一邊往里面走一邊回了一句。

    “那行,您稍等!”姑娘非常客氣的回了一句,然后拿起手中的對講機輕聲喊道:“張哥,張哥,樓下有人找!”

    “收到!”對講機里面很快就傳來了回應,但不是張風雨的聲音,而是大個的聲音。

    另一邊,陶華跟姑娘說完話以后直接帶著人往里面走,游戲廳他們看都沒看,因為他們這個年齡的人基本上玩不好這個東西。

    “會玩嗎?”陶華把腳步停在了臺球區,望著里面的臺球案子笑著問道。

    “還行……”青年撓了撓腦袋,笑著回了一句。

    “整兩桿?”

    陶華一邊說話一邊往里面走,三個青年也跟著走了進去。

    “借我玩會唄?”陶華走到一個學生面前,笑呵呵的問道。

    “你誰啊我就接你玩會,滾一邊去!”學生皺眉罵了一句,隨后一把推開了陶華,彎下腰準備接著打臺球。

    “你不認識我?”陶華笑呵呵的伸手攔住學生。

    “我他媽讓你滾犢子明白不?”學生讓陶華整的有些不耐煩,瞪著眼珠子罵道。

    與此同時臺球休息區的站起了四五個學生模樣的青年。

    “刷!”

    陶華抬頭看了看這群學生,然后扭頭笑了笑說到:“看見沒,人家是有團隊滴!”

    “呵呵……”陶華身后的青年笑著搖了搖頭。

    “操你媽的,你他媽到底想干啥?是不是沒事閑的?”這個時候一個學生站了出來指著陶華罵道。

    “我確實有點閑……”陶華一邊說話一邊拿起一根臺球桿,低著頭擦著羌粉。

    “草擬嗎的,你要是閑的去看看你腦袋上的包,跟個傻逼似的,我現在可算知道腦袋長包是咋來的了……”

    學生也不愛搭理陶華這樣的人,高聲罵了一句以后,轉身就要往外走。

    “刷!”

    陶華聽到這話以后,瞬間抬起了頭,目光陰暗的看著那個剛才罵他的那個學生。

    “你他媽瞅啥?”學生被陶華看的有些不自在,仰個脖子問道。

    “給我把他的嘴豁開……”陶華轉過身咬牙切齒的喊了一句。

    “噗嗤!”

    陶華的話音剛落,一個青年抬手就是一刀,直接劈在了學生的把嘴上,青年下手非常快,學生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可能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青年竟然說豁開就真的給豁開了。

    “啊!”

    隨著學生的一聲慘叫,整個人直接躺在了地上,捂著自己的嘴巴子,痛苦的**著。

    “殺人啦!”

    看見學生被砍以后,整個游戲廳都亂了起來,喊叫聲腳步聲不絕于耳。

    青年隨手拿起了一個煙灰缸,滿臉掛著笑意,緩緩的走向了躺在地上的學生。

    “嘭!”青年騎在學生的身上,一煙灰缸直接悶在了學生的臉上。

    “啊……!”

    學生一聲接著一聲的慘叫傳進了人們的耳中,整個場面非常的血腥,非常的暴力,學生的鮮血已經染紅了煙灰缸,但是青年依舊面帶笑容的不肯停手。

    另一邊,陶華拿起臺球桿趴在案子上面打起了臺球。

    “呼啦啦!”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跑出來兩個人,一個是大個,一個是肖青山,兩個人一人手里一把砍刀。

    “草你媽的,誰鬧事呢!”

    大個低聲喊了一嗓子,隨后直接沖到了陶華的身邊。

    “嘩啦!”

    陶華帶來的另外另個青年看見大個還有青山出來以后,瞬間拽出了一把手槍,槍口直接對準了大個還有青山。

    青山看見槍以后連忙拽了大個一把,然后擰著眉毛看著青年問道:“怎么個意思?”

    兩個人舉著槍看著青山,沉默不語。

    “上來就掏槍,是不是得有點故事啊?”青山接著問道。

    “你是管事兒的唄?”就在這個時候,打臺球的陶華頭也不抬的問道。

    “算是吧,你們想干嘛?在這么打下去人就死了……”青山看著還在用煙灰缸砸學生的青年,喘著粗氣喊道。

    “刷!”

    陶華一抬手,青年瞬間收回了已經砸出去的煙灰缸。

    “一共三個還有一個呢?”陶華面無表情的看著青山問道。

    “出去了!”青山轉了轉眼珠子,低聲回答道。

    “那等他一會……”陶華扔下這句話,隨后轉身接著打起了臺球。

    “你們究竟想干什么?”這個時候大個喊道。

    “不想干嘛,就是等你們人齊了,我告訴你我現在心情不好,最好給我老實一點……”陶華彎著腰笑著回了一句。

    “草擬媽的……”大個大喊了一聲,隨后直接往陶華的方向沖去。

    “嘭!”

    陶華身邊的青年一腳踹在了大個的肚子上,大個往后退了幾步,然后操著砍刀直接奔著青年的脖子砍去。

    這個時候青山也沒閑著,雙腿發力直接撲向了另外一個青年。

    一瞬間戰局打響,大個還有青山兩個人是經過訓練的,在沒來我們H市之間,他們就學習過散打,而且兩個人合作時間很長,所以默契程度非常高,正常一般的混子,三個五個根本就不是他倆的對手。

    但是陶華帶來的這三個人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混子,無論是從身體素質還是默契程度上都不次于青山大個兩個人。

    “操他媽的,碰上硬茬子了!”青山擦了擦嘴角的血,咬著牙罵了一句。

    “要不咱倆跑吧……”這個時候大個也明白了,對面的這三個人根本就是專業的練家子,這么打下去,他倆肯定得倒下。

    “跑個JB!咱們跑了店怎么整!”青山大喊了一嗓子,隨后再次沖向對面的三個人。

    “噗嗤!”對面撿起青山的刀,一刀就砍在了青山的后背上面。

    “青山……”大個高呼了一聲,隨后也加入到了戰斗當中。

    五分鐘以后,大個跟青山兩個人血肉模糊的躺在地上,對面的三個青年雖然也都受了傷,但是并沒有他們兩個這么嚴重。

    此時此刻,游戲廳里面的人已經跑光了,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報警。

    “你倆挺能打啊?”

    從動手開始到結束一直都在玩臺球的陶華終于說話了。

    “呸!”青山往地上吐了一口血,眼神冰冷的看著陶華。

    “呵呵,還有一個,咱們再等等……”陶華笑了笑,轉身準備接著玩臺球。

    “操你媽的,我看看誰這么牛逼!”

    就在這個時候,張風雨的聲音響起。

    “來了……”陶華放下球桿,笑著說道。

    “踏踏……”

    張風雨手里端著**,大步跑到了青山的身邊。

    看見青山大個兩個人的模樣以后,張風雨的眼睛瞬間就紅了,整個人的身體都在顫抖。

    “我!操!你!媽!”

    這三個字機會是從牙縫中咬出來的。

    罵完這句話以后張風雨抬手就用**對準了陶華,瞪著大眼珠子喊道:“你他媽是帶頭的?”

    “刷!”

    就在張風雨抬槍的同時,陶華身邊的青年也掏出了手槍。

    “我勸你最好把槍放下……”陶華笑呵呵的看著張風雨說到。

    “……”張風雨回頭看著被槍口堵在腦袋上面的大個還有青山,咬著牙沒有說話。

    “我數三個數!”陶華伸出了三根手指頭。

    “不用了……”

    張風雨面無表情的扔下**,然后看著陶華問道:“你想干什么?”

    “呵呵,你是個人才……”陶華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轉身喊道:“把他們三個綁起來,扔車上!”

    說完這句話以后,陶華邁著大步往門口走去。

    “我草你媽,你他媽想干什么?”張風雨掙扎了一下,沖著陶華的后背喊道。

    “拿你們當魚餌!”

    陶華頭也不回的喊了一聲。

    十分鐘以后,張風雨,肖青山,大個三個人被裝進麻袋,扔進了一輛面包車當中。

    ……

    H市后宮二樓會議室內。

    我們后宮所有人都坐在了圓桌前,我把緬甸的事跟他們大致的說了一下,聽完我的話以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每個人都在抽著煙,會議室房頂上飄著一層的煙霧,就跟仙境似的。

    “葉子,你說這事怎么辦?”孟亮打破了寂靜,聲音沙啞的看著我問道。

    “我不知道……”我嘴上叼著煙,搓了搓頭發,表情十分煩躁。

    “不行咱們就去緬甸一趟,看看究竟什么情況吧!”這個時候劉瑞提議道。

    “去也得是我去,跟你沒關系……”我擺了擺手說到。

    “什么叫跟我們沒關系?”劉瑞挑著眉毛看著我喊道。

    “都是我的錯,我的錯我就應該把它處理好……”

    “都他媽這個時候了你還說這個?”劉瑞看我的眼神非常的不可思議。

    “……”我抬頭看著劉瑞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葉子,我跟你去吧!”就在這個時候,南北看著我說到。

    “……我也去!”這個時候老車也跟著說到。

    “你們都過去干啥?送死啊?”我語氣非常沖的喊了一嗓子。

    “那你過去就不是送死嗎??”楊松瞪著眼珠子看著我喊道。

    “……我有我的辦法!”

    “你有個屁辦法,都他媽這樣了還裝大尾巴狼,都別墨跡了,明天咱們一塊去緬甸,一個不能少!”劉瑞眼神非常肯定的喊了一嗓子,然后看了一下老車,補充道:“誰要是不想去,跟我說,我可以理解!”

    劉瑞的話喊完以后,屋里面的所有人的沉默了,沒人吱聲。

    “沒人說話我就當你們都同意了啊!”劉瑞接著喊道。

    第46章默認分章[91]

    “我不同意!”這個時候我站起身面無表情的喊了一嗓子,然后看著屋里面的所有人說到:“這件事跟你們沒有任何關系,這是我一個人的責任……”

    “噔噔噔噔!”

    就在這個時候我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機響了起來,我低頭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我皺眉接聽了電話。

    “葉寒?”對面的聲音很低沉。

    “呼……是我。”我長出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自我介紹一下……”

    “不需要!”我直接打斷了對面的話,然后清了清嗓子說到:“想說什么快點說。”

    “呵呵,我手里有三個人,我覺得你應該感興趣。”

    聽到這句話我的心仿佛被扎了一下一樣,我面無表情的環視著屋子里面所有人,都在這里,那他說的三個人很可能就是張風雨他們三個。

    “什么人!”我沉默了一下,喝聲喊道。

    “星期八游戲廳。”對面回答的非常平靜。

    “你是誰的人?”

    我擰著眉毛,事情跟我想的一樣,趙三雙管齊下,我就知道他不會單單在緬甸動手,國內他肯定也留了人。

    緬甸收之時,就是國內開火之日!

    “孫磊的人……”

    “呵呵。”我笑了笑,然后咬著牙問道:“你想干什么?”

    “晚上,1點,萬寶公墓,帶好你的隊伍!”

    “草你媽,你他媽胃口真大,想一打盡是吧!我他媽給你這個機會!給老子等著,我他媽讓你明白明白后宮的隊伍啥質量!”

    我大喊了一聲,隨即直接掛斷了電話。

    “嘭!”

    掛了電話以后,我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怎么了?”

    劉瑞臉色有些發黃的看著我問道。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幸运赛车 pk10直播 江西多乐彩 上证指数股市行程 快乐飞艇 湖南幸运赛车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举例 股票融资费率_杨方配资开户 狂欢节 燃烧的慾望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走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号 澳洲幸运5 体育比分逛球街 广东11选5精准计 贵州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