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暗月紀元 > 第六百零三章 唐凌的瘋狂要求

第六百零三章 唐凌的瘋狂要求

    “有人叫我嗎?”

    唐凌這一句話問出了十幾秒以后,沒有一個人回答唐凌,現場一片安靜。

    倒不是人們怕了唐凌,而是唐凌現在和星光幽冥魚群綁在了一起,代表著巨大的利益,誰都在觀察,不想當第一個出頭的人。

    唐凌也并不著急,只是臉上帶著意味不明的笑容,深深的看了一眼鷹眸,然后從已經破爛不堪的衣服上扯了一塊布下來,慢條斯理的擦拭著身上的血跡。

    眾人依舊沉默的看著。

    只有之前打掃甲板的女孩兒看著這樣的唐凌,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嘶,極光打人,他一定很疼吧?”

    此時,這個女孩兒已經站在了那個被稱呼為極光打人的男人身前,因此可以看見這個有著如沐春風般溫柔身影的極光大人,是一個及其優雅的男人。

    他有著一頭黑色的長發,穿著一身華麗的船長制服,一張臉龐非常的英俊。

    乍一看,人們便忍不住會聯想起在前一段日子,一直散發著光輝的那個少年——唐龍。

    如若說李斯特身上有一種貴氣,但人們到底覺得不如唐龍。

    那么這個極光大人所散發的氣勢,卻是和唐龍如此的相似。

    不過,唐龍到底是少年,人們看見唐龍會聯想到王子什么的。極光大人已經非常的成熟,他身上散發的貴氣,卻像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底蘊,沉淀下來的貴族。

    這就好比,他們同樣擁有英俊的臉龐,但唐龍還顯得稚嫩,極光大人卻透著滄桑。

    這是一個讓人感覺很完美的男人,如果他的眼睛是完好的話。

    是的,就和海盜船的首領總會是獨眼龍一樣,極光大人也只有一只眼睛是完好的,另外一只眼睛則有一個眼罩遮擋著。

    面對他身旁,那個單純女孩兒發出的感慨,極光大人也只是淡然的一笑,悠悠的點上了一支香煙,徐徐的說道:“是啊,身上的傷痕很多呢。”

    “不過,親愛的艾米。也就是這樣的男人,以后才會是強大的男人啊。”

    “是嗎?”艾米不以為然的撇撇嘴,極光大人也很強大啊,可是這種血腥的場景從來不會發生在極光大人身上。

    艾米并不喜歡血腥。

    可在這時,她倒是想起了一些什么:“大人,你就是為了他而來嗎?我覺得大人并不在乎什么日光幽冥魚啊。”

    “大人,你為什么要如此關注他呢?”

    “呵呵。”極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指間的香煙,笑容深沉。

    過了好幾秒才說道:“我也可以在乎日光幽冥魚的,不是嗎?艾米,你要記得我現在只是對日光幽冥魚有興趣。”

    “是的,大人。”艾米同情的看了一眼唐凌,口中卻帶著崇拜的應答了極光一句。

    她并沒有多大的好奇心,總之極光大人說是什么,那便是什么了。

    相比于艾米這種淡然的,那種置身事外的心情,鷹眸現在的感覺卻十分的難受。

    全場的人都知道,剛才威脅唐凌的是他,最后一聲叫喊唐凌的聲音也是他。

    唐凌分明就是沖著自己來的,要在這個時候再裝下去,反而會引起諸多的猜測,畢竟在場來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人

    與其這樣,倒不如故作坦然的和唐凌達成條件吧,唐凌這樣問很明顯就是給了星辰議會一個談判的機會,他想要談條件。

    “剛才,是我在叫你。”深吸了一口氣,在眾目睽睽之下,鷹眸開口了。

    “嘶。”唐凌輕輕的吸了一口氣,他的腹部有好幾處傷口,其中兩處只要位置稍微偏移一些,就是致命傷,如果普通人受了這樣的傷,就算戰勝了,下場依舊是死亡。

    可唐凌是強悍的,不是嗎?所以,他只是淡淡的吸了一口氣,便扔掉了手中的破布,故作不解的看著鷹眸:“不是說好一場公平的戰斗嗎?為什么要干擾我戰斗?”

    是干擾戰斗嗎?鷹眸有些無語,不過在這樣的場合之下多說多錯,鷹眸不愿意和唐凌做過多言語上的糾纏,而是直接的說道:“你的船,星辰議會買下來了。你開條件吧”

    “唔,有意思。”奧爾薩瞇起了眼睛。

    極光沉吟了一聲。

    不止他們兩人,來這里的,所有有頭有臉有地位的人,臉上都露出了玩味兒的表情。

    唐凌為什么會在這里和星辰議會戰斗?

    星辰議會又憑什么答應唐凌一場公平的戰斗?

    唐凌就算勝利了,又是如何自保的?不僅可以自保,在戰勝了之后,星辰議會要買他的船?

    這些地方處處都充滿了疑點,這些人自然會猜測。

    不過,不管如何的猜測,鷹眸的話至少從表面上聽來是無理且怪異的,他們憑什么那么霸道的就要唐凌的船?

    可是,這是唐凌意料之中的答案,在甲板上的尸體可是蘊藏著巨大的秘密。

    到底是星辰議會通敵異族呢?還是星辰議會在做一場危險的試驗,就比如說‘人造生命’?

    無論如何,這些秘密是不能暴露于人前的。

    唐凌笑了,伸了一個懶腰,然后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到底打了多久呢?這濃霧都要散去了。”

    這句話說得輕描淡寫,卻讓鷹眸的臉色一沉,后背盡是冷汗。

    可是他不能表現的太明顯,他必須強壓著情緒,在沉默了兩秒之后,他依舊擺出了強勢的姿態,低沉的說道:“條件!”

    這樣的心理壓力應該足夠了吧?

    唐凌擺了擺頭,也很直接的開口了:“很簡單,我要多戈夫婦的性命。”

    “答應了,船就給你。”

    唐凌的話剛落音,現場響起了一片壓抑的驚呼聲,唐凌這是什么意思,要徹底的得罪波塞冬家族?殺死了奧米爾也就罷了,現在開口就要殺死波塞冬家族的核心成員?

    而且,還是讓星辰議會的人去殺?星辰議會的人是傻嗎?要為了一艘船去得罪波塞冬家族的人?

    何況,這里還有波塞冬家族的人在場。

    想到這里,人們的目光不自覺的就望向了波塞冬家族的船。

    這船是所有的船只之中,最大的一艘船,畢竟身為了海洋的王者,隨時都要注意表現其地位和姿態。

    但奇異的是,唐凌提出了那么過分的要求,波塞冬家族的船上竟然沒有出現一個人,表示什么立場與憤怒。

    “你瘋了?”鷹眸皺起了眉頭,他知道這一場戰斗如果是唐凌獲勝的話,一定會讓星辰議會陷入一個艱難的境地。

    即便很難承認,堂堂星辰議會竟然會被一個少年拿捏住了把柄,然后被壓制,但這就是事實。

    可鷹眸做夢也沒有想打,唐凌竟然會提出讓人如此瘋狂的要求。

    “我可沒瘋。我殺了奧米爾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你以為多戈夫婦會放過我?為了我的安全,我的要求就是這個,絕對不會因此改變。”唐凌是認真的,他此時已經站直了身體,神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殺了多戈夫婦,波塞冬家族難道就會放過你?”鷹眸冷笑了一聲。

    “不需要你給我分析什么。答應我,殺了多戈夫婦,船就是你們的。”唐凌沒有半絲松口的意思,然后深深的看向了鷹眸:“時間已經不多了。”

    鷹眸沉默了,他不敢拒絕,可他也真的不敢貿然的答應。

    他把目光落在了波塞冬家族的船上,他的心里現在充斥著復雜的念頭,在全面的分析著這件事情會帶來的利弊,以及可能發生的各種結果。

    而在這時,不止是鷹眸在等待著波塞冬家族的答案,就算是所有人也覺得這件事情有趣了。

    唐凌究竟想要做什么?他完全可以不選擇這么極端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情,畢竟他手中還有星光幽冥魚群這樣的資源可以換來很多好處,就比如說安全與庇佑。

    他是想要選擇發動兩個大勢力之間的戰爭嗎?

    大家也猜不透唐凌的心思,更有意思的是星辰議會的鷹眸竟然不敢直接拒絕,而是要等待波塞冬家族的態度?

    “你根本不用在乎別人的什么立場。因為”唐凌深吸了一口氣,手中拋著一顆濃霧彈,然后繼續開口說道:“別人的立場也不可能改變我的決定。”

    好狂!不用在乎波塞冬家族的立場?!

    很多在現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其中感慨最深的無疑是李斯特。

    同身為三大家族的人,波塞冬家族被唐凌如此挑釁,那感覺就像是在挑釁英雄家族一般,唐凌已經強悍到如此地步了嗎?

    李斯特覺得事情絕對不是簡單,可是他看不透。

    相比起來,蘭開斯特或許比李斯特清醒一些,畢竟他并不是什么三大家族的人,相比于李斯特更加的置身事外。

    這件事情恐怕蘭開斯特深深的看了一眼波塞冬家族的那一艘大船。

    與此同時,鷹眸則深深的看著唐凌手中,被他不停的拋灑著,上下浮動的那顆濃霧彈。

    別人可能以為只是唐凌一個無意的動作,鷹眸則知道這根本就是唐凌在給他壓力,暗示他

    籠罩在甲板上的濃霧就要散去了啊,時間在點點滴滴的過去,在這種情況下鷹眸根本不敢動手,他必須做出一個決定。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广东麻将推倒胡实战讲解 足球场地标准尺寸 宝博大厅老版本 哈哈湖南麻将哈哈棋牌 3d预测10对10 今日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二四六天天好彩精彩资料 江西麻将规则 河北十一选五登录 上证50权重股排名 沈阳娱网棋牌大厅 天津快乐十分计算器 大乐透近30期走势图 股票融资费用 网上赚钱的软件是真的吗 辉煌棋牌官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