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最強高手在都市 > 第2114章 最牛仆人

第2114章 最牛仆人

    空間之中!

    一道道蒼老古樸的金色符文就像是被人指揮列隊的士兵一般,瘋狂的沖擊著楚山河的身體!

    抵抗!

    楚山河的身體之中出現了一絲絲的抵抗情緒!

    作為仙帝中期的強者,被人強行血契,怎么可能不抵抗呢?

    可是林易卻發現這楚山河似乎已經是受到了剛才自己說話的影響。

    他即便是抵抗,卻也不敢用盡全力!

    痛苦不堪!

    此刻的楚山河額頭上青筋暴露,整個人表情顯得格外的猙獰。

    他的痛苦是常人難以想象的,這種血契不同于一般的靈魂契約,若是他主動配合卻也不會這般痛苦!

    較量,在這一刻開始了!

    林易不斷的變幻著自己的手勢,他的額頭上也是滲出了大的汗珠!

    若不是剛才自己恢復了一段時間,恐怕現在的林易也是有些支撐不住!

    可是楚山河想要破開自己精血之上的神力,那根本是沒有任何的可能性。

    他連這神力到底是什么還沒有搞清楚呢?

    若是他真的能夠破解神力的話,也不至于之前實力下降成那個樣子!

    無奈!!

    著自己的精血不斷的被林易所煉化,他的心中涌現出了一絲絲的絕望的表情!

    可是林易會因此而放棄嗎?

    斷然沒有這個可能性!

    他已經是了解了楚山河,他知道這樣的人就像是中山狼一般,得志便猖狂!

    他絕對不會再給楚山河第二次反悔的機會!

    機會只有一次,他若是跟自己結盟,林易絕對不可能這么做。

    即便是剛才他愿意放林易等人離去,或許暫時他還是安全的。

    可是這一切都是楚山河自己的選擇,他沒有想到林易在他的身體之中居然留下了這樣的后手!

    后悔?

    已經遲了!

    一旁的林枯著這景象,他也是驚愕的問道:“林虛,這……這什么情況?”

    林虛微微一笑道:“剛才師哥給他治療的時候,就控制住了他的精血。只不過師哥不想用這種方式來換取跟南方帝朝的結盟而已,只可惜這家伙不知道好歹……”

    “控制精血?”

    林枯也是納悶,這仙帝中期的人被人控制精血他能不知道?

    “哈哈哈,師哥的精血混雜著神力和仙力,本身就很難發覺。在加上這家伙身體之中原本就殘留著神力的作用,他更加不可能發現了。”

    林虛哈哈一笑,因為他到林易就快要成功了!

    這等血契,若是楚山河主動配合的話,應該早已經是成功了。

    只不過這楚山河心中不甘,所以現在才會多費一番功夫,可僅僅也就是多費一番功夫而已!

    林枯恍然大悟的說道:“怪不得你跟圣上這么淡定,原來早就商量好了啊?”

    “放心吧,林枯,這家伙若是真的敢拒絕的話,輕則修為盡失,重則直接爆體而亡!若是他能夠配合師哥的話,到時候還能夠保存實力,甚至更進一步……”

    林虛這話哪里是說給林枯聽的,他簡直就是為楚山河量身打造的。

    果不其然!

    聽到了林虛的話,原本還想要抵抗的楚山河,似乎一下子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

    廢除修為?爆體而亡?

    無論是哪一個,可都不是他能夠承受的啊!

    楚山河作為仙帝級別的強者,那是他花費了多少萬年才修煉到這個地步的!

    現在讓他一下子失去了修為,甚至還要有生命的危險,他又不傻,怎么可能敢真的再去做無謂的抵抗呢?

    嗡!

    一道道金色的符文原本就像是在攻打城門一般!

    忽然之間,那城門就像是被攻破了一樣,大量的金色符文涌入了楚山河的體內!

    完全放棄!

    此刻的楚山河等于是完全的放棄了之前的抵抗,他的臉上呈現出了一抹頹然之色!

    轟隆!!

    伴隨著那道精血與林易的精血混合,空間之中迸發出了一陣陣的爆裂之聲!

    很快,那一抹精血已經是融合在了一起,進入了楚山河的體內!

    而楚山河此刻明顯能夠感覺得出來,自己仿佛與對面的林易有著一絲莫名的聯系!!

    呼!!

    林易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濁氣,他的臉色顯得更加的蒼白無比!

    幾顆丹藥直接吞入了林易的口中,不過此刻林虛和林枯著林易,他們發現林易的臉色雖然難無比,可卻帶著一絲笑容!

    堂堂南方帝朝的帝君,如今居然成為了林易的仆人,這不得不說是一次機緣巧合!

    若是楚山河沒有受傷,若是他沒有給楚山河治療,若是林易沒有神力……

    太多太多的如果,這才讓林易完成了自己在整個仙界最重要的一步棋!

    楚山河,在這一刻,真正的成為了他的仆人!

    絕對服從的那種!

    “師哥,沒事吧??”

    林虛著林易,他也是趕緊上前,關切的問道。

    林易著林虛,他也是微微一笑道:“還行,就是感覺有些虛脫而已,這仙帝中期的強者果然不一般啊,比之之前要耗費很多的心神。”

    “哈哈,師哥不是成功了嘛!”林虛嘿嘿一笑道。

    林易點點頭道:“這也是因為之前有了林枯的經驗,這才沒有出錯,來時也命也啊,這楚山河就該是這個命!”

    楚山河此刻一臉的郁悶,不過他似乎對于林易根本提不起任何的不滿!

    這就是血契的作用,他又怎么可能對自己的主人不敬呢?

    “楚山河,拜見主人!”

    楚山河著林易,他也是躬身道,那態度跟之前已經是沒有任何的兩樣了。

    林易著楚山河的樣子,他也是沉聲道:“楚帝啊楚帝,你說你這是何苦呢?若是剛才你放我等離去,我林易也不屑用這樣的方法來控制你,哎……”

    “事已至此,無話可說!怪只能怪我自己太過驕橫了吧……”

    楚山河心中就不后悔嗎?可是事已至此,他已經沒有任何的回頭路了。

    說句實話,林易真的沒有想過要用這等手段來脅迫楚山河!

    不過好在最后這楚山河還算是配合,若是他執意不肯配合的話,恐怕最后真的要兩敗俱傷了。

    畢竟他們若是殺了楚山河,到時候還能夠逃得出這個南方帝朝的皇宮嗎?

    著楚山河如今的模樣,林易心中涌現出了一抹喜色,這個結果雖然不是他最想到的,可卻達到了他的目的!

    控制楚山河,遠比與他結盟還要可靠的多!

    林易著楚山河道:“好了,現在可以回答我一些問題了吧?”林易心中也是迫切的想要知道,白曼溪到底身在何處?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