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光頭虎的超武末世 > 第一百三十六章:天殘神功VS西門無恨

第一百三十六章:天殘神功VS西門無恨

    地球,人間界。

    由于第一屆的天下第一武道大會,眾神云集,虎豹豺狼實在太多。

    加上傳奇先天境界與半神天人境界的戰力差距實在太大,因此絕大部分的人間界參賽選手都望而卻步、然后知難而退了。

    東方天庭、熾天神域、地獄冥府、劍仙聯盟、無量佛宗,這些勢力原本就匯集著地球絕大部分人才。

    若非如此的話,這些勢力也不會成為第一流的頂尖大勢力,所謂的高手在民間,在超武時代的社會背景下,倒不如改為民間有高手……還有著那么幾位高手殘余存在。

    比如說天殘老人,這位創立過九大魔門之一的資深老魔頭,心性太過偏激高傲,他在晉升天人之后,數次以折損命力壽元為代價,催動修為突飛猛進,一路從天人初期短短百年就沖擊到天人巔峰,并且數次推衍沖擊超凡法身境界,然而邪功便是邪功,根基不牢,即便是天殘老人,也卡死在晉升五階法身境界這一步上。

    修為卡在晉升五階法身的這一步上,內功反噬卻越來越猛烈,并且這個時候東方天庭已經站穩腳根,一統三界,再想走神道路線已經來不及了。

    心性偏激高傲的天殘老人也是狠辣,誰也不去求,自己躲在用以閉關的深山老林當中,就等著死了。

    寧可死,不低頭,不求人,骨頭堪稱是硬朗的。

    然而,天殘老人決意等死沒多久,便有徒子徒孫通報老祖,天下第一武道會與皇極補天丹一事,若是能夠比武奪帥奪得皇極補天丹,那可并不算是求到誰了,因此天殘老人帶著自己的天殘神功再一次破關而出、重出江湖,要憑自己一身武功,再一次為自己沖殺出一條活路。

    因為不勝,便死,因此這一役天殘老人真的是勢在必得的,誰擋誰死。

    然而像這樣的道統之爭,天機一線,其它人也根本沒有多少后退的余地,比如無量佛宗的觀世音尊者,比如熾天神域的都靈上人,他們都是奪取之心甚為堅定。

    前期的賽事,基本上就是直接棄權或者各種橫掃,直到賽事競爭到了中后期時,才驟然間激烈起來。

    在那極巨大的擂臺之上,四面升起電磁墻壁一般的核能陣壁,伴隨著這些年的科技發展,核能的利用與操控大幅提升,像這種核能陣壁雖然擋不住天人強者的突破,但用來擋住天人級的戰斗余波,卻是足足有余的,畢竟這些高階武者之間的主要攻擊是集中在彼此身上,而不是用來攻擊核能陣壁。

    “西門恨,當年你被滅度那家伙幾句話刺激得劍心崩潰,棄劍下山,現在怎么又回來了?”

    “莫不是老婆給你戴了帽子,又發現養了幾十年的兒子不是自己的,戴綠帽加背黑鍋,因而又羞憤上山?”天殘老人雙手交叉于袖中,就像一名老農般走上擂臺,只是自他嘴里說出來的字字句句都太損了,字字刻薄,句句見血。

    然而,站在他對面單手持劍雙臂抱懷而立的西門恨卻似乎對此并不怎么在意。

    當年,天殘老人嘴毒便是出了名的,就是因為這般性子,百多年前天殘老人不知道招惹多少原本不會招惹到的仇家。

    “老妻長子都已然亡故,享年皆過百歲、無病無痛而終。我過,痛過,現在家業興旺,子孫繁盛,因此我再次上山,再次執劍,從蜀山外門弟子做起,內門弟子、記名弟子、入室弟子、真傳弟子,從無開始重新練劍……今日之我,已經不再是昨日的劍癡。”言說著,西門恨緩緩拔劍,伴隨著寒光劍器出鞘,驀然之間,一股劍意便已然充斥天地,明犀純粹。

    感受著這道恍若充斥天地的劍意,天殘老人眼中瞳孔一擴,緩緩言道:“百年歷盡世情,你的確進步了。”

    說著,以右手緩緩按在自己的左胸心口,一團熾白色的火光以天殘老人心口為中心擴散開來,發出“噼里啪啦”得聲聲炸響,令人頭皮發麻。

    “就讓老夫,來稱量一下你重新修起來的劍仙之道!”

    “故所愿也,不敢請爾。”

    砰。

    伴隨著西門恨的這一句話語,以天殘老人的身軀為中心,有九道熾白色的火焰火龍砰然涌出,那可怕的聲勢一瞬間便將四周觀眾駭得恐慌失措。

    好在,武道擂四周的椅子都是特制的,會把觀賽者固定在椅子上,連上廁所都要提前五分鐘申請,就是為避免觀眾恐慌出現大的擁護踩踏事故。

    面對天殘老人的天殘神功九火炎龍正面撲來,蜀山劍宗執劍長老西門恨,居然在第一時間就飛身而退,然而雖然疾退,但他的氣勢銳意卻絲毫不減,卻是進退自如。

    蓄力運劍,再下一刻,劍光鏘然出鞘,一劍揮出氣勢磅礴,那滾滾劍壓就猶如移山填海一般碾壓過去了。

    砰砰砰砰砰……在那接連的爆響聲當中,九火炎龍中的五條直接就被劍氣斬爆,而殘余的四條雖然飛快膨脹,但卻已經布置不出森然陣勢,束縛不住西門恨的浮光劍影身法。

    (百年之前棄劍下山,百年之后再次執劍的西門恨,真正做到了“拿得起,放得下”人劍合,人劍分的境界,現在劍是他,劍又不是他,揮灑自如,進退如意,這進境驚人啊!)

    就在天殘老人驚嘆對手精進之時,西門恨驀然間動了,他的身體“咻”地一聲,與周身飛魚般環繞的劍光合一,就像是一矢脫弦的利箭,剎那飛殺到天殘老人的頭頂上方處。

    其身軀一轉,周身有三十六重劍氣互相交錯,旋轉如輪,在“嗡嗡嗡”的聲音中,環繞天殘老人連續數十輪穿梭,就像一張猛獸張開的大嘴,一口咬下來。

    劍氣狂獸,噬地吞天!

    化虛為實,借假修真,西門恨在浮光劍影的光華中驀然出現在擂臺上,而他面前卻是一顆由大量飛劍所組成的金屬劍球。

    真正的高手都能出,這些飛劍雖然寒光閃爍,但其實全部都是劍氣凝化的,然而在四周那些觀眾來,眼前這一幕卻是神乎其技一般,哪里還是武斗,更像是神話傳說中的須彌芥子,飛劍殺人。

    “精彩!”

    “精彩!劍癡長老,我你!”

    除了擂臺四周的普通人觀眾在狂烈歡呼以外,擂臺四周的摩天大樓上,也正有高手俯覽注視著這場比斗。

    天下第一武道會在大都市的市中心露天舉辦,四周的摩天大樓并不是什么好的觀賞位,因為太高也太遠了,但對于傳奇、天人這個境界的高手來說,這些許距離,當然并不影響什么。

    “皇極補天丹,真的是把很多老牌高手都引出來了,不過時代已經變了,過去那些寫傳奇與神話的高手,除非如師尊一般與時俱進,否則都會被時代甩下成為新生代高手的墊腳石。”

    在天下第一武道會擂臺四周的摩天大樓上,一身華袍的楊景與身著法袍的因達爾正在喝茶。

    兩人所處于的,是一間極為高檔的茶話室,典雅的裝潢,明媚的侍女,鮮嫩的新茶,楊景是非常喝茶的,他一邊喝著手中的香茗,一邊這樣言說道。

    “無論是天殘老人還是蜀山長老西門恨,都好強啊。這個西門恨似乎達到了師尊所說的‘人劍分’境界,人完全駕馭著劍器,縱橫來去,揮灑自如。師尊禁止我們使用神眷之力,我對上他,真的是不好打啊。”因達爾赫魯雖然是石應虎的弟子,但出身于暗黑世界的他卻是死靈法師職業,若沒有戰神神眷,法師與同階武者打擂臺戰,當然是很吃虧的。

    “放心,你對不上他的。”

    “嗯!?”

    在這個時候,另一邊的另一幢摩天大樓上,白九櫻正帶著菲尼以及陰姬八女一邊品嘗著糕點,一邊點評著下面的戰斗。

    白九櫻創立過魔道大派,她有著自己的勢力根基,此時此刻包下一個樓層,八姬隨侍于身邊,五魔子各自持握兵器在身后守著,那真的是極有架勢派頭。

    “樣子,這一場是蜀山劍宗的西門恨贏了。他的劍術,真的是超級厲害啊。”菲尼著下方的戰斗,贊嘆言道,她與白九櫻非常要好,兩女時常一起結伴游玩。

    “不,西門恨輸了,他的劍術雖然厲害,蜀山劍道的攻擊力殺傷也高,但雙方的功力差太多了。那個死光頭跟我講過天殘神功,說天殘老人的‘先天命氣’厲害非常,若是這么容易就被擊敗了,卻也當不上那個死光頭厲害非常的評價了。”

    果然,就在白九櫻與菲尼兩人言語之時,擂臺場中的形勢發生了變化。

    本來,西門恨并指為劍,以劍訣凝聚道道高凝聚度劍氣攻入劍球之內,這樣只攻不守,瘋狂輸出。

    然而,那輪巨大并且隨著劍氣疊加越來越大的金屬劍球,突然開始急劇膨脹起來,就像其內有什么巨大的魔怪正在掙扎而出一樣。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連受我兩百道刑兇劍氣,他一點傷都沒受嗎?)先以劍訣封印天殘老人,再不斷攻出一道道高凝聚度劍氣,全力施為之下,西門恨自身的消耗也非常大,然而他卻可以清晰感受到,眼前這金屬劍球內的反抗力絲毫沒有降低,甚至其中的熾烈氣息變得越來越龐大兇暴了。

    以天殘神功修煉出的先天命氣,可以轉化為九轉心炎,此功修至高深境界,化五臟、融六腑、煉皮骨、銷血肉,一身臟器、骨胳、經脈盡都盡數轉化為先天命氣并且威力無比。

    而作為這套絕世魔功的創立者,天殘老人無疑將這套魔功修煉至不可思議之境界。

    “轟隆!”

    伴隨著熾白色的焰光,越脹越大的金屬劍球終于支撐不住了,驀然爆炸開來,而在那熊熊的熾白色光焰中,一巨大的炎魔巨人前揮手爪,猶如未卜先知般提前一步預判到西門恨的閃躲飛行軌跡,在一擊之間,便將其整個砸落了下來。

    吸……

    猛烈狂吸一口氣,下一刻熾白色的炎魔巨人周身光虹轟隆擴散,一波又一波的焰光海潮一般沖擊在四周的核能陣壁上,令能量沖擊又反彈回來,極短時間內便讓整個擂臺飆升到千度往上的高溫。

    而這樣的恐怖聲勢,僅僅只是天殘老人為捕捉到西門恨身法軌跡的范圍性壓制,在這樣的一片熾白與高溫當中,西門恨再也無法充分發揮自身的超高機動性優勢,其后又被火焰炎魔巨人猛砸了幾記,實在扛受不住,驀然沖天而起,于正上方擊穿了核能陣壁,伴隨著猶如火山般的焰光噴發,周身焦黑破損虛空而立的西門恨苦笑抱拳。

    “在下戰敗,自愧不如。”

    沒法不認輸,天殘老人以自己一身壽元命力祭煉內功,他四階天人巔峰境,并且功力深厚程度在四階天人巔峰當中都是出類拔萃的,因此,一旦陷與他比拼內功的情境,并且在短時間內做不到破局,那么絕大部分的四階天人武者,都有敗無勝。

    老江湖、老牌強者,能夠活到“老”字,必然有自己的積累與底蘊,至少,他那一身功力厚度優勢是作不得假的。

    “掌門師兄,抱歉,未能得勝,讓宗門丟臉了。”西門恨飛回到蜀山劍宗的這一邊,沖著清微真君這樣言道。

    “無妨的,天殘強行以力壓人,贏得也不光彩,更何況他時日無多了,犯不上同他拼命。”

    天殘老人以自身命力血祭魔功,而西門恨走的卻是最正統的劍修之路,若無皇極補天丹之事的話,二三十年后天殘老人很可能已經自己老死了,而走在正道劍修之路上的西門恨,哪怕自身修為再不進步甚至倒退,也至少有上千年的壽數可活,這還是因為劍修一脈不擅延壽。

    “正派以幾十年的平庸換取幾十年后的暢通,邪派則以日行千里不斷前進,前者承載的壓力一旦悟通,則再無天障,后者每一日均可能面對自身難以逾越的天塹。”

    “不過,據我所知天殘老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據說得這種病的人活到二十歲都很難,更別說成為武者了,而天殘老人卻此以為契機練成了一身常人不可想象的絕世神功!”因為心中的贊嘆,白九櫻最后都不稱天殘功為魔功了,而是稱之為神功。

    對于天殘老人來說,正道之路他天生就走不通,想要練武,想要活下去,想要活得好,他只有走邪道,走非常道,而想要活下去,何錯之有?

    天下第一武道會的賽制,并不是特別公平,就是非常普通的六十四晉三十二,三十二晉十六,十六晉八這樣的晉級制,因此,也有可能出現強者提前碰撞上,兩敗俱傷,最后被相對弱者撿走便宜的情況。

    但是,能在這一屆天下第一武道會殺到前列的武者,沒有一個四階半神/>天人境以下的,真正意義上的強者云集,哪有弱者。

    今日,是一線強者彼此碰撞的第一場,無論是匿跡多年的天殘老人還是放下劍后又重新拾起長劍的西門恨,他們的卓越表現,都讓所有人為之贊嘆驚愕,津津樂道。

    ……………

    九重天界,熾天神域,戰神禁宮。

    此時此刻,光著頭、赤著腳的石應虎身披一寬松舒適的袍衣,正在一片竹林當中讀。

    他倚靠著一塊散放著清爽涼氣的大石上,身旁有很多黑白之色糾纏的大胖熊正在揮舞著竹棒互相打斗。

    熾天神域,即是戰神領域,在這個領域,哪怕什么都不做,都會莫名感受到許多武道訊息,石應虎什么都沒做,但當地球人間界的武道訊息濃烈到一定程度之時,一些武功秘籍、武道知識便會自然而然的傳遞過來。

    因此,那些養在這片神域當中好吃懶做的大花熊們,在戰爭神力的耳濡目染之下,靈智漸開,漸漸就開始修煉拳術爪法棍術。

    但因為石應虎作為神主是平和的,因此它們修習武功時也不會生出多少戾氣,就是彼此玩鬧,算是多出一門娛樂活動。

    (再這么繼續養下去,就真的變成一群會武功的熊貓人了。)腦海中閃過一個有些奇怪的念頭,然而石應虎也并不怎么在意,依然倚靠在清涼的大石頭上著。

    清泉流水,在竹林的一旁有一柄巨大猙獰的暗紅色戰刀豎插著,一股與其格格不入的純金色戰魂籠罩著神兵大邪王,正是石應虎從呂放那里交易過來的天地斗魂!

    哪怕兇邪如大邪王,在石應虎的熾天神域內也就僅僅只是柄普通的魔刀而已,更何況它此時此刻被天地斗魂籠罩住之后,刀意斗魂彼此瘋狂拼殺,都想吞噬對方,因此,表面上去,就更加的風平浪靜了。

    石應虎靠著石頭,右手拿著,左手旁有琉璃玉碗,其中有一些肉脯魚干,石應虎的時候隨手撈吃著。

    但也因此,不時就會有大花熊受到香氣的誘惑,爬過來伸著大頭向石應虎靦臉,然后被石應虎按著腦袋推開,一次,兩次,三次,四次……次數多了,大花熊學乖了,它過來之前會先叼一只花熊,然后爬到石應虎面前把花熊丟到對方懷里,縮回頭時順嘴叼走肉食。

    石應虎僅僅只是大花熊來氣,但他對于花熊還是滿喜歡的,因此有時候也會順勢丟給對方一兩塊肉食,其它大花熊見狀,沒過一會,石應虎的懷中就爬滿了一堆的花熊,石應虎像一塊石頭一樣靠在那里隨便它們爬,然后自己則一邊隨手擼著一邊著。

    就在這時候,一道陽和而純徹的氣息從竹林之外走入進來,石應虎只憑這道氣息,便知道對方是自己師妹華云,也只有修煉過九陽真經的她,方才有像這樣陽和而純徹的氣。

    熾天神域內,陽剛類絕學不計其數,但像九陽神功那樣醇厚的,倒真是滿少見的。

    “夫君,你還在這里擼熊貓,九櫻姐姐已經在打擂臺賽了,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她啊?”

    “九櫻本身的實力不弱,又是我的妻子,哪怕是打擂臺賽,三界之內膽敢真正傷到她的人也沒幾個。更何況戰斗烈度高到一定程度,我是會知道的。”

    “那是通常情況下,現在這種時候可未必,尤其這一次九櫻姐姐遇到了一位不怎么賣你面子的對手。”

    “誰啊?”

    “東方天庭三大神將之一,破軍!”

    “……那個瘋子?”

    樹大則招風,熾天神域受聽調不聽宣,又擁有獨立開府之權限,年年占有著東方天庭巨量的神力供奉,像這樣的存在,自然會招來一些非議與政敵。

    七殺星主與貪狼星主還好,東方天庭三大將星之一的破軍星主,卻一貫鮮明表態,非常不慣石應虎,認為他毫無人臣之姿,腦后生有反骨。

    對于這種近乎誅心之言的話,石應虎一向是不怎么在意的,大家都是混口飯吃,破軍星將要刷“國之忠良,帝君心腹”的人設,只要沒有真正礙到自己,那就由他刷去,反正大家僅僅只是同殿為臣而已,平常也并沒有什么交集。

    然而,后來石應虎漸漸發現破軍星將并非是出于“工作需要”討厭自己,他是真的拿自己當敵人對手。

    只是,哪怕意識到這一點,石應虎也并沒有像正常情況下那樣,直接干掉他。

    七殺、破軍、貪狼三大星將,都是天帝呂放的左膀右臂,核心下屬,自身除非打算同呂放徹底決裂,否則這三個人是動不得的,若是動了的話,呂放的壓箱底的核心能力天道圣劍,便算是半廢了。

    更何況石應虎的身份也敏感,作為整個東方天庭除至高昊天上帝以外的最強神明,你要削弱帝君的力量,到底想干什么?

    面對這一點,呂放已經竭力做出調和了,不死冥帝周笑的崛起,一方面固然是時也勢也,但另一方面,也未嘗不是東方天庭、天帝呂放,他需要周笑分攤石應虎帶來的壓力,分散其過于強盛的威勢。

    但事實上而言,這一作法有效果,但卻是意義不大的。

    因為呂放所期待的彼此牽制之勢并未成型,在各個方面來說,石應虎的段位都高過冥帝周笑太多。

    無論是石應虎當年的資歷,抵擋滅世之龍的大功,還是他今時今日的成就功勛,都是周笑甚至呂放難比擬的。

    就連天庭眾臣都默認為熾天君石應虎是東方天庭的第二號人物,而不死冥帝周笑,是排在其后的。

    人間界,天下第一武道會。

    白九櫻與星將破軍的戰斗尚未開始,此時此刻正在擂臺上交手的兩人卻是地獄冥府勢力的幽冥婆婆與無量佛宗的大力尊者。

    于無量佛宗修煉《力士移山經》的大力尊者,在外形上卻是一名高大卻又非常枯瘦的漢子,他實在太瘦了,瘦得骨架嶙嶙,近乎于皮包骨,但這樣一個人,腳踏大地便地動山搖,深陷的腳印,擴散的龜裂,乃至于他每一步踏下去時所擴散開的震蕩之力,都在側面說明著大力尊者的佛力修為是何等的深厚。

    作為當年的逆天七妖之一,大力尊者的真正身份便是血鬢牛魔,雖然限于資質他無法憑自身能力精進至法身,但不同于烈翼鷹王自己不用功,血鬢牛魔一身修為可是深湛扎實至極。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刘伯温四肖期期中特枓 吉林十一选五彩票app 双色球开机号 江苏时时彩 街机1000千炮捕鱼 快赢481和值走势图200 追光娱乐官网 广西十一选五怎么玩 幸运3D和值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基本走势 炒股交易平台软件 e球彩玩法及奖金 微乐吉林麻将辅助器免费 海南麻将下载 疯狂飞艇是哪个地方 澳洲幸运10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