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星球上的完美家園 > 403 歷史
    “好幾個隊都去過了,那兒風景真棒。不過那時候我們去,還沒有自己的搭機,出一趟工,干些擦擦抹抹的活,反而還得要那里的機器人幫著一起干。”

    晏青衿一眼越謙塵“規劃司的商副司人真很和善,聽說商副司夫妻倆還是同學,厲害呀,夫妻都是資深專家。”

    “你們還聊這些?”

    “我們部里的粗漢子,聚在一堆就聊羅望是怎么怎么發展起來的。特別崇拜他們第一批,他們是夫妻雙雙來的,現在在外面的定居點有家有業,簡直把我們羨慕死了。像商副司和他妻子在讀時就結了婚,再領聯盟征召,到羅望來開辟新世界,擱哪兒都像個傳奇故事。”

    “……”越謙塵一愣。

    晏青衿盯著越謙塵,吁口氣馬上笑起來,表情更加崇仰,提起聲不停感慨“聽說他們第一批人里,好多都這樣呢,都是精英人物。一個精英也就罷了,夫妻兩個都是精英,當初我們這批被招募的時候,宣傳就已經覺得他們了不得了,現在有幸也來了,近距離和他們接觸,論風采、論氣度、論才識,真是沒的話說。”

    “哦……”越謙塵沒太注意晏青衿后面這通話,他坐直身體,才吐出一聲,機器人端進了兩份飲品。他便迅速轉過頭,摸了一把臉,示意機器人把一份飲品送給晏青衿。

    “這怎么……好意思?”晏青衿起身欲要推辭。

    “茶歇時間,順便喝吧。”越謙塵轉回頭來,放松地靠向椅背,正對向晏青衿,還調出一張幾桌,態度更加熱情,“反正都是餐廳免費提供的,味道可能一般。”

    晏青衿的眸光落在熱氣騰騰的杯子上,待機器人躬身退下,他抬眼笑“那謝謝了。”

    “嘗嘗。”越謙塵率先拿起杯子,隨口侃道,“你們怎么還傳我們機械管理部的商副司和他夫人讀結婚的事?”

    “其實也不是傳商副司。”晏青衿低頭抿了一口,坦白道,“主要還是在傳他夫人。”

    “嗯?”越謙塵不禁挑起眉。

    “上回裂谷那事嘛,據說他夫人是搜救的負責人。”

    越謙塵一聽,倒是明白過來,是的,前段日子馬家死傷那事,簡直到處在說。始臨四大集體社區里,再沒有什么話題能熱過這樁事故的。大家都是單丁,下班了沒什么家務,社區管理又嚴,無處可逛便三五成堆聚在院落前的公路上,沸沸揚揚議論了十天半月都不止。

    “說起那事,自然而然順帶著也說到商副司的夫人。”晏青衿輕輕地吹了吹杯沿,“唉,那事兒到現在,還讓人心有余悸,一年都沒到,我們這第二批來的人就折了一個,大家來的時候,還以為來開荒過一段苦日子,馬上就是好日子,怎么也想不到的。”說話間,他神色便十分同情。

    “還在說那件事啊,都說我們商副司的夫人什么?”越謙塵喝了一口,隨意問道。

    “現在都不大說了,那位馬兄弟已經正常上工,再議論被他聽見,不是勾起他心頭傷疤嗎。”晏青衿也喝了一口,稍停,連忙澄清,“以前說起那事,帶到商副司的夫人,大家都覺得她真厲害,一人就把馬家兄妹還有那姓于的姑娘救上來了。”

    越謙塵笑笑,知道眼前這位十九隊的隊副說話好聽。他當時在社區里聽到的別人議論,可不是這樣。

    那時,非人部的甘武每天被認識不認識的社區人湊過來問,馬奎達是不是被他上級刺激得跳崖了。甘武不勝其煩,下班就進屋,根本不扎人堆。

    不獨甘武,連他和機械管理部的人都能被好奇圍著探問過。尤其他,和商檀安的同學關系算不得秘密,經機械管理部的同事在社區范圍傳開后,話里話外向他來打聽具體情形的人也老多了。

    越謙塵不提馬家事,話口輕輕一轉,就當閑聊天似地打趣“什么商副司和他夫人在讀時就結婚,這種細節你們都從哪兒聽來的?”

    “羅望紀念堂吧。”晏青衿脫口而出,盯著越謙塵,眨眨眼睛,語氣中回想道,“我們以前在羅望紀念堂上課,經常會被介紹一些第一批人的事跡,有人聽到過,就傳開了嘛。”

    羅望紀念堂……越謙塵心里便回憶起紀念堂的勞動者陳列館里那些破土修宅的專題資料。

    “噢,聽說咱們第二批里還有商副司夫婦的同學,就在商夫人的部門里做事,也厲害著呢,都是一所高端機器人研究院出來的。”

    越謙塵噗地一記,靠向椅背,搖頭笑而不語。

    “怎么?”晏青衿不解。

    “說錯了。”越謙塵神情松快,“你們說的那位商大嫂,她下級是我們第二批新分過去的,但不是她同學。”

    “啊,真的?我們都是瞎聽來的,人閑兩片嘴嘛。”

    “當然真的。”越謙塵停一下,直白道,“她的同學是我。”

    “哇?”晏青衿瞪出眼睛,好一會兒都愣愣的,過半晌前傾半個身子,贊道,“越庫長和商副司夫婦才是一所頂尖學校出來的啊?”

    “什么頂尖,不過有幾百年歷史罷了。”

    “幾百年……”晏青衿倒吸一口氣,目光晶亮。“那越庫長,在學校就和商副司他們認識了?”

    “當然。”

    “越庫長肯定吃過商副司擺的喜酒了。”晏青衿滿面笑容。“商副司一邊讀,一邊擺喜酒,學校里那還不得轟動啊?”

    越謙塵抬起杯子,喝了一口,含糊道“那倒沒有。”他很快隨便聊開去,“第一批里,讀時結婚,畢業后受召……這樣的例子真的很多?”

    “應該是吧,羅望紀念堂都說過好幾例。”晏青衿雙手捧著杯子,說話間總是禮貌地直視,嘴角微彎,“我們第二批的人說起這個,又要羨慕死人家。越庫長你們不算,我們真是讀讀不行,人生大事人生大事不行,感覺白活了都。”

    越謙塵跟著笑,斂眸抿了一口。

    “呀,一晃坐了這么久。越庫長,謝謝你。”晏青衿喝光飲品,站了起來,客氣告辭,“白白打擾你一趟,還討了吃的。我這就走了,回頭部里還有操練,那我明天下班前再過來?明天早上我們十九隊的搭機維保好了,只能在你這里多放一個白天,等我隊里一完事就來取,行嗎?”

    “沒問題,明天什么時候都可以。”越謙塵起身,送晏青衿出去。

    這間倉庫守衛室的門一關,他便擰起眉,笑意從臉上消失,怔怔地坐在椅子上。

    gqihagdaijiayua0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江苏11选5开奖 足球即时指数球探网 快速时时彩 天天种红包是真的吗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快乐十分云南定牛 广东好彩1几点开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正好网 陕西快乐10分投注技巧 浙江20选5几点开奖 蛇和梯子 竞彩篮球大小分 双色球杀号定胆_彩宝贝 一分赛车-官方网站 内蒙古11选526期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组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