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慕林 > 第五百九十二章 緣由

第五百九十二章 緣由

    曹淑卿遲疑著不肯開口,但她的模樣,謝映慧就知道,她這么堅決地要把自己帶走,果然是有原因的。

    就算不是為了拿自己這個女兒去聯姻,替方聞山爭取利益,也一定是因為某種上不得臺面的緣故,否則母親不會如此吞吞吐吐不敢明言。

    于是謝映慧便笑得更冷了“你為什么不敢回答?難不成真的被我說中了?!”

    曹淑卿深吸了一口氣,正色道“那當然是不可能的!聯姻是為了結兩家之好。你心里還怨恨著你方叔叔,我怎么可能讓你去聯姻?萬一你在外人面前胡說些什么,那就是不聯姻而是結仇了!我也早就說過,你方叔叔不會有這種念頭!我們純粹就是因為擔心你在謝家過不好,方才決定帶你走的。”

    謝映慧一個字都不相信“母親真把我當好哄騙的孩子了,以為我會相信這種話?你們都沒問過我,在謝家過得到底如何,就想要將我強行帶走,這是擔心我的人會做的事么?!還有,哥哥也是母親的親兒,你要帶我走,卻不帶哥哥?這又是什么道理?!要想讓我相信你們沒有歹意,至少也要拿出個象樣點的借口吧?!”

    曹淑卿只能說“你哥哥不一樣,他是男孩兒,將來要讀科舉,留在謝家更好。可你是女孩兒,明年就及笄了,在謝家若過得不好,被隨便許個人家,這輩子就毀了!我寧可讓你嫁入平南伯府,也不愿意到你被謝家人毀了終身,因此特地回來接你。我這一番苦心,你就多多體諒吧!別總是說這些傷我心的話了!”

    謝映慧輕笑了一聲,也不說相信不相信,只道“那母親就不必擔憂了。我在謝家過得挺好的,家里人對我都很和氣,我覺得他們比曹家人可靠多了,更比方聞山可靠!就算我與兄弟姐妹們會吵架,對二太太也還有幾分心結,對族人也一無所知,但至少我知道他們不會害我。

    “但是你……還有方聞山,那就不一定了。我不會跟著你走,還要勸你在方家也多提防著些。現放著好好的原配當家主母不做,非要上趕著給人做后娘,對著一個娶過兩房妻室還兒女滿堂的男人,認定他對你一心一意。我不明白母親是怎么想的,只能勸你好自為之,將來不要后悔才好。”

    曹淑卿聞言不由得露出氣急敗壞的表情“你如今怎么變得如此任性了?你以前一向很聽母親的話,如今卻……我要帶你走,自然是為了你好,你為什么寧可相信那些一向與你不和睦的謝家人,還有跟你相處不超過一年的謝璞,也不愿意隨我去方家?!”她甩了袖走到屋角坐下,眼圈都被氣紅了,還忍不住低頭抽泣起來。

    杜媽媽與桂珍對視一眼,后者上前一步,對謝映慧正色道“大姐,您這樣做可不對。太太疼了您十幾年,這份慈母之情不是假的。就算外人如何指責太太的不是,大姐總該理解太太的難處才是!興許您心里還有幾分為謝老爺遭陷害而不平,可謝老爺跟太太和離已經一年了!過去的事,也不是太太能決定的,都是平南伯生前做的主,又有承恩公夫人默許,我們太太除了聽令行事,還能怎么辦?!總不能為了個感情不睦的夫婿,就棄至親于不顧吧?!

    “可如今承恩公夫人與平南伯都去世了,太太也被曹家所棄,無所依靠,除了嫁給方將軍,還有什么路可走?她也不是故意丟下您和大少爺離京的,實在是當時被皇后娘娘與承恩侯逼得緊了,才奉了承恩公夫人之命離開。如今她已安頓下來,不是回來接您了么?!不帶大少爺走,也是為了他的前程著想!大姐,太太這一樁樁一件件,都是為了您和大少爺好,您何必一再追問些旁枝末節,故意傷太太的心呢?!”

    謝映慧著她“既然是旁枝末節,又為什么不能告訴我?吞吞吐吐、顧左右而言他的是你們吧?!你們越是如此,我越是會懷疑你們的用心!既然完是為了我和哥哥好,那又有什么可隱瞞的呢?!”

    桂珍皺眉。她沒想到一年不見謝映慧,對方會變得如此難纏,從前的大姐可沒那么多問題,只要告訴對方,這是主母曹淑卿的意思,對方就立刻會順從的。這一年里,謝映慧在京城到底都經歷了些什么?!平南伯夫人至于如此冷酷無情么?!平南伯才死了不到一年,她就翻臉不認人了?!

    桂珍還在那里發呆,曹淑卿卻已經忍不住了。她忿忿地道“我有什么可隱瞞的?我還能害我的親生女兒不成?!我不過是生怕謝璞記恨我與你方叔叔,拿你們兄妹倆出氣,才會特意趕來帶你走罷了!你哥哥還好說,他本來就向著謝璞,主動要求回謝家,又與你舅舅們翻了臉,謝璞再怎么遷怒于他,明面上也不敢做得太過。

    “反正他如今不在謝璞跟前,只是在院里讀罷了,等過幾年有了功名,娶妻生子,無論是放外做官,還是分家出去另立門戶,都不用謝璞的臉色!可你不同,你明年就及笄,又沒了平南伯府那門親事,萬一謝璞一氣之下,把你許個不好的人家,你這輩子就毀了!我正是因此才會急著進京來接你,偏偏你還把我當成仇人,不懂得母親的一番苦心!”

    謝映慧聽得面色微變“這是什么意思?父親跟你們結怨,早就過去了。你們一敗涂地,只能狼狽出走,父親也有了新的去處,在北平過得好好的,他還能怎么記恨你們?!莫不是你和姓方的又去招惹了他?你到底想怎么樣?!害人一回還不夠,非要把人害得家死絕,方才心滿意足么?!”

    曹淑卿聽得幾乎氣倒“你怎么張口就說是我在招惹他?!明明是他在跟我們作對!”

    謝映慧冷笑“他哪兒有空搭理你們?!他要忙北平的公務,家里也有嬌妻美妾,兒女滿堂,想著如何把失去的百萬家產掙回來,接我們家去北平團圓還來不及,才沒那清閑功夫跑去搭理你們這對……”她咬咬牙,在親生母親的面上,咽下了“奸|夫|”四個字,“……這對遠在千里之外的冤家!”

    但曹淑卿已經聽出來了,她憤怒地瞪著女兒,只覺得喉嚨隱隱有一絲血味,心中劇痛。

    她說不出話來,杜媽媽便替主母說出了心中的憤怒“原是隔著千里的,可方將軍的一位至交好友被燕王府問罪,方將軍去了北平城救人不成,打聽得是謝老爺在燕王殿下面前進了讒言……這可不是我們太太的錯!謝老爺要怨恨,只管怨恨我們太太好了,太太原也不在意這些。可他不該沖著方將軍的好友下手!就算是朝廷要問罪于人,也只是牽連親族罷了,萬萬沒有拿不相干的外人泄憤的道理!這叫我們太太如何面對方將軍?!”

    ul00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正版豪利棋牌官方下载 苹果股票 汉游天下棋牌游戏?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北京快中彩app 山东十一选五直播视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四不像图 850游戏下载官方苹果 3d历史开奖号码表 今日股票指数 天津麻将混皮是什么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 九游棋牌游戏大厅下载手机版 辽宁一定牛快乐12 福建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