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絕品透視小神醫 > 第三百五十九章 雇主的身份

第三百五十九章 雇主的身份

    第三百五十九章雇主的身份

    站在樓頂上,易陽并沒有在意外面車里面的那些人,他的目的,就是引出暗中的那些人。

    那個龍天科技手下的那些雇傭兵組織,如果找不到他們的存在,易陽做這些事情完全就是白費力氣。

    至于冷焰,既然是甲級雇傭兵,受過的威脅也是很多的,如果每一次都能夠讓他將自己的組織說出來,現在的他,早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易陽,我告訴你,雇傭我的雇主是誰,你先把我放下來!”

    外面的天氣已經有些陰沉了,剛才還有些風和日麗,僅僅是半個時的時間,就已經陰云密布,雖然還沒有開始下雨,但是也已經快要開始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打雷,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他不敢賭,被雷擊,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

    易陽的臉上出現了幾分冷笑,緩緩的開口道:“你不是甲級雇傭兵嗎?不是不能透露自己雇主的信息嗎?”

    冷焰卻臉不紅,氣不喘的開口道:“在你這種人的威脅下,我怎么可能會不妥協呢?”

    “好,先告訴我人在什么地方?”易陽冷冷的開口道。

    “你先放我下來!”冷焰開始討價還價,好像是不太信任易陽的樣子。

    易陽卻并不在意,冷笑了一聲,轉身就朝著樓梯口走去,沒有絲毫討價還價的意思。

    冷焰一怔,瞬間臉色蒼白,他沒有想到易陽居然不按常理出牌,急匆匆的開口道:“是一個叫王賀的年輕男子,我見到他的時候,他鼻青臉腫,據說是被你打的!”

    易陽臉色一沉,王賀,是在醫院之中那個中年男子的侄子,那個剛剛學了幾天武,就耀武揚威的年輕人。

    不過僅僅因為這么一點事情,卻雇傭殺手殺自己,這個王賀的心思也足夠歹毒的。

    易陽沒有開口說什么,卻將冷焰綁在了上樓頂的樓梯口,以易陽的能力,讓冷焰全身無力,還是很簡單的事情。

    很快,冷焰便全身無力的昏睡了過去,易陽下樓,將門鎖起來,鑰匙被他放在身上。

    掏出手機,開始給周珺打電話。

    “我說易陽先生,您有完沒完,一次次的給我打電話,每一次都是這些事情,不是什么查找手機定位,就是什么找人的蹤跡,這種事情你給左老打電話,再聯系我我可就給你拉黑了!”周珺那氣鼓鼓的聲音傳出來,讓易陽有些無語。

    這種在易陽看來需要很高明手段才能解決的問題,在那個電腦高手才女的手中,居然僅僅是一個問題。

    “好了好了,下一次去天京市好好請你一頓!”易陽開口,這才安撫下了周珺的情緒。

    “好了,查到了!”

    本來易陽想要掛斷了電話,稍后再給周珺打過去,不過還沒有等掛斷電話,就在說話的功夫,周珺居然早已經查到了王賀的位置。

    “他現在在騰云大酒店里面,正在跟一群狐朋狗友喝酒呢,不過……”周珺的聲音突然一滯,似乎查到了什么其他的事情。

    “不過什么?”易陽皺起眉頭,開口道。

    “沒什么,可能是我看錯了!”周珺開口,聲音似乎帶著一些猶豫。

    “看?你怎么看到的?”易陽有些好奇的開口問道。

    周珺將剛才的事情瞬間忘得一干二凈,得意的開口道:“我用衛星定位到了他的手機號的地理位置,然后黑進了那個酒店的監控系統,然后就看到了!”

    易陽不由得有些震驚周珺的手段。

    雖然其他的黑客也許能夠做到,但是在打著電話的這么一點時間,就查的一清二楚的,也只有周珺能夠做到了。

    掛斷了電話之后,易陽瞇起了雙眼。

    雖然很不想再面對那個年少輕狂的男子了,但是易陽卻很清楚,現在他能夠拿出三百萬雇傭雇傭兵來買自己的命,下一次,或許他就能夠拿出更多的錢,來買易陽身邊其他人的命了。

    這種人,不給他教訓狠一次,他是不會記住的!

    跟孤兒院的人打了一個招呼,告訴他們,樓頂上關了一頭惡狗,讓他們不要上去,如果上面有什么動靜的話,也不要上去看。

    而后,易陽朝著外面走去。

    外面那輛車已經離著門口很近了,門口的兩個老外本來想要過去查看一下的,不過易陽走出來,攔住了這兩個老外,來到了那輛車的前面。

    里面的幾個人瞬間臉色慌亂了起來,他們都是一些外國的面孔,很容易就猜到他們的身份。

    敲敲車窗,車窗緩緩的落下,露出了一張混血兒的臉,帶著幾分東方的氣息。

    “告訴你們的頭目,這里是禁區,誰敢進去,我剝了他的皮再出來!”易陽冷冷的開口道。

    這是易陽的底線,不容別人踩踏。

    “上面那個人,沒有傷害到里面的人,我饒過他這一次,不過也得給他一些教訓,等我教訓完了,自然會放他走的!”

    易陽的臉色陰冷,坐在主駕駛位的這個混血兒男子臉色蒼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他都忘記了,之前商量好的,他裝作不認識路,朝易陽問路,然而易陽只需要一眼就認出了他們的身份。

    引擎聲響起,易陽開著那輛雪佛蘭越野車很快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這輛車上的這些老外,才齊齊的打了一個冷戰,用望遠鏡看了看樓頂,又看了看天色,最終還是沒有動手。

    盡管這些人都是雇傭兵,但是在場的全都是低級的雇傭兵,所以才會派遣到這里來充當觀察用。

    “怎么回事?剛才為什么會有其他人的聲音?”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一個狂躁的聲音,讓在場的幾個雇傭兵面面相覷。

    最終,還是將易陽說的話,完整的轉述了過去。

    對面一陣沉默,不過似乎很快傳來了爭吵的聲音,是伯爵與他們的頭目,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打砸的聲音。

    “那個該死的易陽,他去了什么地方?跟著他,孤兒院那里……就隨他去吧!該死的冷焰,活該被懲罰,就算他活著回來了,我也要好好懲罰他,居然敢獨自去行動!”狂躁的聲音再一次響起,讓在場的幾個雇傭兵也稍稍松了一口氣。

    他們最擔心的,就是頭目讓他們沖進去救人,那將會真的惹怒易陽,想到惹怒易陽的下場,車上的幾個雇傭兵就遍體生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