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絕品透視小神醫 > 第四百一十三章 神秘人物

第四百一十三章 神秘人物

    第四百一十三章神秘人物

    給血屠上了四把鎖,又搜遍了全身,確定沒有任何的東西之后,易陽才放心的讓自己的手下,將血屠扔到了后面的訓練場旁邊的一個房間之中。

    那里本來是放置一些雜物的,現在正好用作成為臨時關押血屠的地方。

    “易陽,我需要你這種不懂得尊老的畜生救嗎?你為什么會救我!”葉龍眼底帶著一絲怨毒,開口道。

    對于易陽,他絕不會生出任何的感激,就算是自己被救了,依舊還是會找理由來怒罵易陽。

    “救你?我只是不希望你的血,臟了我這里的地面而已!”易陽冷冷的開口道,沒有給葉龍留下絲毫的面子,讓葉龍的臉色變得陰沉無比。

    易陽很清楚葉龍這種人的性格,已經因為長年的受到阿諛奉承,他們的性格已經發生了扭曲。

    就算是幫了他們,他們也不會感激,更不會認為你幫助他們是對他們好,反而因此會怨恨別人。

    “離我這里遠點,我可不希望有刺殺你的人,最終將你殺死在我這里,會讓我有不的麻煩的!”易陽冷冷的開口道,沒有給葉龍留下一絲一毫的臉面。

    那一張老臉已經變得猙獰無比,狠狠的怒哼了一聲,轉身就離去。

    看著所有人走遠,易陽的心頭才升起了幾分急切。

    血屠的行蹤飄忽不定,如果不是這一次想要在天陽安保公司的門口殺了葉龍,恐怕也不會留些任何的行蹤,被易陽抓到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需要借助血屠,問出出錢要殺自己的人是誰。

    站在雜物間之中,周圍的雜物早已經全都被清理了,但是還是有一股難聞的臭氣,血屠就這樣絲毫不嫌棄的坐在了墻角上,臉上帶著幾分冷笑。

    “說說吧,想要殺了我的人,究竟是誰?”易陽蹲在血屠的身旁,開口道。

    “想要殺了你的人,當然是我了,你將我辛苦創建出來的殺手基地徹底毀滅,你以為還有誰想要殺你嗎?”血屠那一張瘦弱的臉上,出現了充滿殺意的表情。

    “我再問一遍,出錢想要殺我的人,究竟是誰!”易陽的聲音變得冷冽了一些。

    能夠拿出幾千萬來要了自己的腦袋,那人顯然也是很有名氣的,最起碼應該是一個被易陽阻礙了道路的人。

    “呵呵,雇主的信息,不能透露!”血屠森然一笑,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齒。

    易陽的臉色變得愈加陰沉了起來,這個血屠冥頑不靈,如果不知道那個人的信息的話,以后做事就會畏首畏尾,隨時擔心襲擊。

    “既然你不把握這一次的機會,那就別怪我了!”易陽冷笑了一聲,開口道。

    血屠臉上的笑容很森然,開口道:“易陽,你現在可是在私設刑堂吧!”

    “刑堂?你要是這樣說的話,那就算是吧!”易陽冷笑了一聲,手卻瞬間放在了血屠的骨骼關節上。

    “卡擦!”

    一聲脆響,那干瘦的骨骼關節已經錯位了,不過,那血屠顯然是經受過這個方面的訓練,整張臉雖然痛苦扭曲,冒著冷汗,但是卻連叫一聲都不叫出來。

    相較于在打斗的時候關節錯位,這種親眼看著自己的關節錯位的事情,明顯是更加痛苦。

    “嘖嘖,好手法,繼續吧!”血屠那一張瘦弱的臉上滿是痛苦之色,不過眼底卻堅持著自己的倔強。

    易陽瞇起了雙眼,這個血屠,看樣子是準備跟自己耗下去了。

    “卡擦!”

    再一聲響起,易陽的手輕輕的拂過關節,那關節在一聲脆響之后,再一次復位。

    不過這種痛苦,卻比錯位的時候,要痛苦百倍。

    血屠的臉色剎那間扭曲的恐怖,一張臉變得蒼白無比。

    “是不是很疼,說出來吧,說出來你會舒服很多!”易陽冷笑了一聲,不過他突然發現,自己這種方式,有點像是電視劇里面的反派啊。

    不過不管是不是反派的做法,易陽可不希望自己整天活在死亡的威脅里面。

    血屠臉上已經充滿了冷汗,一雙眸子帶著幾分狠戾。

    “我不會說的,反正你不過就是折磨我而已,如果我說了,我會被他殺死!”血屠的臉上充滿了陰沉,狠狠的開口道。

    對于易陽的性格,他也有所了解,而且他相信,易陽不會殺了他,所以,才會有恃無恐。

    不過他說的那些話,卻讓易陽有些在意了。

    血屠說的被“他”殺死,顯然是在說被那個人殺死了,既然那個人有殺死血屠的能力,那么不是雇傭兵就是武林高手。

    雇傭兵方面,除了龍天科技手下的雇傭兵組織,易陽似乎并沒有接觸過其他方面的雇傭兵,至于武功高手方面的人,痛恨易陽的人就多了。

    不過用這么多錢來要了易陽的命的,顯然不會很多。

    這一下,范圍就縮了很多。

    “我可以告訴你,除了那個人之外,還有很多雇傭兵想要了你的命!”血屠開口,臉上充滿了冷笑。

    易陽的嘴角微微的翹起來,緩緩的開口道:“那就告訴我,那個雇傭兵組織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這一點,你應該是可以說出來的吧!”

    血屠猶豫了一下,不過看到易陽的手將要放在自己另一個骨關節上,臉上瞬間出現了冷汗。

    “就在赤陽市,他們一直沒有離開,沖擊了你們的安全部門,救走了伯爵之后,他們就一直隱藏起來做事情!”血屠開口。

    對于這些人的消息,他并沒有什么好隱藏的。

    而且他與這些人只不過是互相利用而已,不同于另外一個,如果他說出了那個人的消息,必死無疑。

    易陽瞇起了雙眼,血屠寧愿將雇傭兵的消息說出來,也不愿意多說一個字關于那個背后雇用人想要殺了易陽的人的消息,顯然,那個神秘人身份實力太強大了,就連血屠這種殺人不眨眼的殺手,都不敢招惹。

    不過想到這里,易陽反而更好奇了,那個人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會有這樣的威懾力?

    當然,易陽也清楚,在血屠的嘴里,已經問不出關于那個神秘人的消息了,自己現在只能是將所有可能清除的威脅一個個清除掉,然后再去考慮那個神秘人的事情。

    “繼續說,他們隱藏在什么地方!”易陽開口,看向血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智慧帮配资 航宇汇金配资 理财投资平台排名 华盛配资 福彩 总进球 江苏时时彩 篮彩 新时时彩 雪缘园及时比分 体球即吋比分网 阿里巴巴股票分析图 金屯在线配资 江西时时彩 五体球缺点 2019年高端制造业龙头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