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絕品透視小神醫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潑婦

第六百九十七章 潑婦

    易陽皺起眉頭,這個男子年紀與自己相差不多,樣貌,比自己帥氣了不少,而且他身上的穿著,應該也是一個有錢人。

    周圍的圍觀者并不少,不過因為這里的食客基本上都是安全部門的人,所以對于這里發生的事情,并沒有感覺到太驚奇,尤其是到易陽的時候,更沒有絲毫的意外,直接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吃飯。

    那個門童卻有些心驚膽戰的,著眼前的場面,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在打鼓。

    房間傳來了幾個驚恐的聲音:“高少爺,高少,您沒事吧!”

    這幾個人的聲音全都是中年女性的聲音,帶著一些惶恐,打開了包廂門。

    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發現了站在外面的易陽。

    易陽著里面的情況,眼神變得古怪了起來。

    林泉老神在在的坐在最里面,什么都不說,林隱臉色很難,而道士則抓著桌子上的雞腿,滿手的油膩,而在那個所謂的高少的衣服上,也有一個很油膩的手印,顯然這個高少爺是道士松鶴打的。

    易陽踱步而入,那個高少早已經被扶起來了,不過臉上充滿了痛苦之色,一旁的幾個中年女子,臉上充滿了惶恐與急切。

    這幾個中年女子的模樣,明顯與林泉眉眼之間,有幾分相似,應該是親戚關系。

    幾個中年女子并沒有關注易陽,而是不斷的幫著那位高少打掃身上的土,還有一個人將高少身上的油污給擦去。

    “你這個臭道士,懂不懂規矩,憑什么打人!”一個中年婦女叉腰,站在道士松鶴的身前,面目猙獰的開口道。

    道士的臉上出現了一些疑惑,不過到易陽的瞬間,眼前閃過了一些亮光,開口道:“易陽,你來了,不是你說的嗎,路見不平可以拔刀相助!”

    那個中年婦女一怔,轉身,正好到了踱步進來的易陽,臉色變得更加難了。

    “你又是個什么人物,這可是高少爺,豪門家族的高少爺,我們好不容易才攀上關系,讓高少爺抽出了一些時間,跟我侄女相親,怎么哪里都有這種搗亂的狗!”中年婦女的聲音陰沉,狠狠的怒罵。

    “狗在說誰?”易陽瞇起雙眼,開口道。

    “狗當然在說你了!”中年婦女狠狠的開口,向易陽。

    “原來狗在說我啊,我說怎么這么吵!”易陽笑了笑,沒有絲毫在意眼前這個中年婦女的臉色。

    “你……畜生,你是什么人,你知道高少爺有多厲害嗎,你居然敢慫恿這個年輕的臭道士對高少爺動手,找死嗎?”

    那個中年婦女的臉色陰沉無比。

    “雖然是長輩,不過再罵的話,我可不管你是不是長輩了!”易陽的臉色陰冷了下來,那一雙陰冷的眸子,瞬間讓那個中年婦女的臉色變得蒼白了幾分。

    “夠了,鬧夠了沒有,我說過,關于我女兒的婚事,不用家族操心,再亂來的話,可不要怪我不客氣!”林泉的臉色陰冷了幾分,向這幾個中年婦女。

    這幾個中年婦女的臉色也變得很難,向林泉,開口道:“林泉,別以為你在家族地位高就可以為所欲為,根據家族的規定,就算是家主的女兒,也得挑選門當戶對的人結婚!”

    林泉狠狠的拍了桌子一下,冷冷的開口道:“就算是選擇門當戶對的人,也不用選這種垃圾來吧!”

    領頭的那個中年婦女一副潑婦的模樣,吼叫了起來:“高少爺怎么垃圾了?人家年少有為,現在可是好幾個公司的老板!”林泉的臉上出現了幾分冷意,了這幾個中年婦女一眼,開口道:“你真以為我經常不在國內,就不知道國內著名的花花公子高少鵬嗎?玩弄女人的感情,利用自己的公司,專門招收嫩模,一個月換一個女

    人!”

    林泉的話,顯然讓這幾個中年婦女的臉色有些蒼白,不過站在最前面的那個中年婦女,臉上依舊還是充滿了倔強,一臉潑婦的模樣,開口道:“那是以前,他現在會改!”

    一旁的易陽卻幽幽的開口道:“眉眼下垂,臉色暗淡枯黃,隱約發黑,肌肉松弛無力,一直吞咽口水,樣子,昨天跟好幾個女人一起睡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那個高少爺的臉色變得震驚了起來,脫口而出。

    在場的人臉色瞬間變了。

    沒有想到易陽說的話,居然說中了。

    “那是被打的,剛才這個道士無緣無故的打高少爺,高少爺被打成這樣的!”

    那個中年婦女的臉上依舊還是充滿了倔強,叉著腰,冷冷的開口。

    “不是,我不是無緣無故打那個姓高的,是他想要占林隱姐姐的便宜,我就出手教訓了他!”道士開口,“我到他的手伸下桌子,想要去摸林隱姐姐的腿了!”

    林隱的臉色很不好,狠狠的盯著那個高少爺,讓那個高少爺的臉色變得有些苦澀。

    而那幾個中年婦女面面相覷,有些說不出話來,高少的模樣,只要是明眼人都得出來,他真的做了這件事。

    然而,那個站在易陽面前的那個中年婦女,明顯還是有些不死心,狠狠的開口道:“你們在胡說!你們想要栽贓高少爺!”

    “滾出去!一群丟人的東西!”林泉終于忍不住了,怒吼了一聲。

    這幾個中年婦女的臉上一白,站在最前面的那個中年婦女,臉上出現了一些不敢相信的神色,開口道:“我可是你大嫂,你敢這樣說我!”

    “你們想要把我女兒推進火坑,難道還不允許我罵你們了嗎?別說罵你們,從今以后,你們的所有開銷,自己負責,我林泉,不會再給你們一分錢!”

    林泉的臉色陰沉無比,那些中年婦女的臉色瞬間哭喪了起來。

    林家的所有人之所以到現在都能過的這么悠閑,全都是依靠林泉給他們的前,林泉一旦說不給他們提供錢了,那么他們的結局,是很明顯的。

    本身就沒有一技之長,完全就是依賴林泉的錢,如果林泉不給他們錢了,恐怕他們都將會餓死。“好啊你,林泉,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居然因為這么兩個人物,敢說跟我們斷絕關系,憑什么斷絕關系?如果斷絕關系的話,給我們斷絕關系的補償費!”那個中年婦女怒吼,一副潑婦的模樣,讓林泉的臉色越來越難。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好运彩 江苏11选五机选 100元股票配资送8888 9码怎么玩 海南4+1全国都可以买么 什么是权重股票 七乐彩特别号码什么意思 11选5每天必出任5 短线股票交流群 江西十一选五牛走势 福建36选7开奖数据 山东11选5杀号技巧 pc蛋蛋内部人员qq 江西快3开奖结果定牛 短线股票交流群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