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絕品透視小神醫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先道歉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先道歉

    “我兒子年輕氣盛,只不過就是隨口一說而已,你已經達到了這個地位,何必當真呢?”周峰沉沉的開口道。

    盡管周峰有些不喜歡自己的兒子,但是畢竟還是他自己的兒子,不管再怎么不爭氣,始終還是沒有辦法多說什么。

    “這么說的話,我易陽也年輕氣盛,不如我也說一句吧!”易陽眼神森冷,嘴角微微的翹起來,冷冷的開口道:“我讓你們走不出北省!”

    周峰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蒼白了,身體不由得顫抖了一下。

    他在南省的確是一個大人物,但是在北省,卻只能任由易陽擺布。

    易陽在北省的勢力,絕對不是他能夠比擬的。

    “算了,算了,畢竟有這么多晚輩著呢,大家不要沖動,有什么事情可以坐下來談一談!”一旁的山羊胡子老人臉上充滿了局促的笑容,向易陽還有周峰。

    不知不覺之中,他已經將易陽當成了與他們平起平坐的位置,對易陽開口也變得客氣了很多。

    周峰臉色慍怒,不過到了現在,卻已經不敢跟易陽發怒了,反而是朝著周圍的其他人怒吼了起來:“什么?都給我滾!”

    周圍的人臉色蒼白了一些,急匆匆的離去。

    在場的人雖然都是一些富家子弟,但是與周家比較的話,明顯是有很大的區別的,周峰盡管在北省并非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在南省可是很有勢力的。

    整個大廳之中,僅僅剩下了孫家的幾位老人,還有周峰帶來的人,其他圍觀的人,全都走的差不多了。

    孫家的家主,這位山羊胡子的老人,臉上帶著一些尷尬的笑容,緩緩的開口道:“各位,礙事的人都走了,我們有什么話可以說了!”

    事實上,他的心頭也在滴血。

    這一次,是想要讓自己的孫女安定下來,找一個老實一點的富家子弟嫁了,也可以在這個宴會上面多多交流,認識更多的人,以后孫家的路更好走。

    但是沒有想到自己孫女請來的人,居然都是這種人。

    霸王周通,就是自己孫女請來的人,想到自己孫女的性子,說不定兩人早就上過床了,而余坤更是自己孫女請來的,沒有這么親密的關系,自己孫女怎么可能請的來余坤呢?

    最重要的是,這個余坤可是四十多歲的年紀,雖然起來年輕,但是可以當自己孫女的父親了啊。

    當然,讓老人無法接受的是,就連自家娛樂公司之中捧紅的大明星,都跟自己的孫女有關系,這讓老人有些生無可戀了。

    他就只有這一個孫女,但是沒有想到,這個孫女這么坑爺爺,居然給自己找這么多的麻煩。

    至于易陽是怎么來的,孫老只要到易陽一旁的陳嬌就明白了。

    肯定是陳老叫來的。

    陳家與孫家這段時間一直都在競爭,不過畢竟還是世交,陳老爺子不愿意來,就讓陳嬌這個女兒替他來了,但是沒有想到,居然還帶上了一些煞星易陽,將這個生日宴會搞的一團糟。

    整個大廳之中,沒有幾個人了,周峰語氣這才有些軟弱了,向易陽的眼神,帶上了一些躲閃。

    “說吧,究竟怎么樣,可以放過我們!”

    一旁的周通臉色變得不可思議了起來,有些震驚的向自己的父親,身體在不斷的顫抖。

    “爸,怕他做什么,我們在南省的實力并不比他弱,不就是易陽嗎?”周通的聲音隱約帶著一些張狂。

    他從國外回來沒有多長時間,僅僅是聽說過易陽的名字,并沒有真的見到過易陽,所以,對于易陽的了解,也只有聽人說過一個名字而已,并沒有太深的記憶,此刻才會這樣猖狂。

    “啪!”

    周峰狠狠的一嘴巴扇在了周通的臉上,瞬間讓周通那本就已經變得傷痕累累的臉上,多了一道紅色的手印。

    “爸……你……你干嘛打我!”周通的臉色變得異常蒼白,身體顫抖了起來,情緒開始變得激動了起來。

    從到大,他父親一直都寵著他,只要是他想要的,從來都會讓他得到,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偷,搶,甚至為此殺人,都不會阻擋他父親他的腳步,更不用說打他了。

    然而現在,臉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明明白白的告訴了周通,他的父親,因為易陽,所以打他。

    “管好你這張臭嘴,先道歉!”周峰冷冷的開口道,臉色陰沉無比。

    讓自己的兒子道歉,這是以前到現在為止,第一次。

    不管什么時候,自己的兒子做過什么事情,從來沒有道過歉,以前從來沒有,但是面前對現在的易陽,卻不得不道歉。

    周通的臉色猙獰,有些不敢相信。

    “爸……”

    “道歉!”周峰的臉色也變得陰沉了起來,怒吼了一聲,向眼前的周通。

    著自己父親的臉色,周通的臉終于變色了,一雙眸子變得晦暗了很多,向易陽的時候,眼神也變得閃躲了一些。

    “對……對不起!”

    “為什么!”易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絲毫沒有管周圍的狼狽場面。

    在易陽的腳邊上,還有剛剛碎裂的紅酒瓶子。

    易陽的三個字,讓周通的身體一顫。

    他從來沒有嘗試感覺過這樣恐懼,如今,當恐懼來臨的時候,確實讓他膽怯了。

    “因……因為我不應該對兩位嫂子出手……我也不應該隨便動手打人……”周通開口,就連嘴唇都有些蒼白了。

    有的時候就是這樣,在堅持的情況下,就算是恐懼,也能夠抵擋在身體之外,但是一旦有一點點的退縮,恐懼會將整個心占據,整片心臟,都會成為恐懼的領地。

    著自己兒子那不堪的表現,再到易陽那淡然的表情,周峰無奈的嘆口氣,仿佛就連那一張老臉,都變得蒼老了很多。

    這就是自家的孩子跟別人家的孩子的對比,不對比不出來,一對比,自家的孩子,簡直就要不得。“易陽,我兒子也道歉了,你說怎么解決,我一定會拿出我自己的誠意來,我們就讓這件事情過去,再也不提了,如何?”畢竟是一個地下勢力的大佬,周峰的臉上隱約出現了一些霸道的神色,向易陽,開口道。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基金配资业务 青海快三 重庆百变王牌 秒速飞艇 手机体球比分即时 信捷策略 100送5000体验金股票配资 快乐扑克 股票配资风险大吗 理财通10万元一年收益 排列3 巨牛盈配资 雪缘园英超 辛运28 股票配资平台l选一直牛 贵州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