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絕品透視小神醫 > 第一千一百章 交際花

第一千一百章 交際花

    事實上,周通之前說的那些話,也過就是氣話而已,而且,現在的易陽,已經讓他嚇破了膽子,不敢再胡來了。

    周峰也是一個懂規矩的人,盡管之前為了維護他的兒子,會有些不講道理,但是畢竟還是一個地下勢力的大佬,他不會讓自己的兒子破壞太多的規矩的。

    對于他的兒子,易陽已經不需要擔心了,易陽現在真正擔心的事情,是南省的事情。

    “不知道,周先生是不是感覺到了南省的變化?”易陽笑了笑,開口問道。

    周峰的臉色一沉,皺起眉頭,開口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周先生應該清楚,我想,如果有些事情周先生清楚的話,也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易陽冷笑了一聲,開口道。

    這話說的有些霧里花的意思,但是眼前的周峰,卻臉色一變,皺起眉頭。

    自己兒子的事情,暫時丟到了一旁,有些凝重的向眼前的易陽,開口道:“你是說,那些突然出現的高手們?”

    易陽點點頭,也讓周峰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了。

    南省之中,突然涌現了大量的武功高手,七八個打架的好手,都沒有辦法奈何一個武功高手。

    的確,那些武功高手的出現,給他們地下勢力帶來了不少的便利,很多的事情,找那些武功高手,就很容易解決了。

    但是,作為一個真正的地下勢力的大佬,周峰也明白,物極必反。

    那群武功高手們,一個個強大無比,已經滲透到各個地下勢力之中去了,甚至還有不少,自己開山立派,自成一門,甚至走的還是他們地下勢力的老路子。

    這就讓周峰感覺到了一些威脅。

    這群人,來者不善。

    而從丐幫的人被這群人趕走之后,他更明白了這個道理,所以,他很清楚,那群人對于自己的威脅很大。

    如果易陽一定說南省的變化的話,只有這一個最大的變化了。

    “孫老,能不能找一間干凈一點的房間,要隔音,我與易陽先生有些話要談!”瞇起雙眼,周峰開口道。

    或許是直覺,他能夠感覺到,眼前的易陽,或許有解決現在他的危機的辦法,而且他現在,恐怕也只能依賴易陽了。孫老毫不猶豫點點頭,指向自己孫女的閨房,開口道:“請,我孫女平時唱歌,所以給她臥室裝修的時候,是按照娛樂城的方向裝修的,加裝了隔音棉,兩位可以在其中暢所欲言,不比擔心有什么被別人

    聽到的話!”

    “請!”周峰瞇起雙眼,緩緩的開口道。

    一旁的易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神若有所思,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跟在了周峰的身后,朝著里面走去。

    不過一旁的孫瑩,早已經嚇得臉色蒼白了,想要阻止兩人,卻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

    直到易陽還有周峰打開房門,臉色才變得精彩了起來,站在房門前,久久不能邁步。

    “咦,兩位怎么不進去?難道有什么……”

    孫老摸著山羊胡子,向前走了兩步,站在了易陽與周峰的身后,不過清楚里面的狀況之后,臉都有綠了。

    只見那巨大的雙人床上,到處都是各種撕爛的性感制服,還有皮鞭工具,甚至還有一個個裝著液體的塑料套散落在地上,整個房間都散發著淫靡的氣味,讓孫老的臉色變得瞬間猙獰了起來。今天是自己孫女的生日宴,在這種場合下,自己的孫女都敢跟別的男人亂搞,本來是想要給自己孫女找一個相親對象,在富家子弟之中找,但是現在來,一切都完了,自己孫女的名聲,恐怕早就爛大街

    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鼻腔里都是那種味道,讓孫老臉色有些陰沉,不過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好像是沒有到一樣,開口道:“兩位,請到老頭子的房之中,老頭子的房也很隔音,可以暢所欲言!”

    孫老開口,易陽與周峰,在老人的帶領下,朝著房之中走去,易陽順手將房門關閉了。

    這畢竟是一個遮羞布,他們三個清楚里面是什么就好了,如果讓別人到了,那羞恥將不再,說不定真的會將一個女人,逼到絕路上,所以,易陽順手就將這個遮羞布,給蓋起來了。

    孫老感激的了易陽一眼,隨后朝著房之中走去。

    其他的人也敏銳的察覺到了里面的東西是不適合到的,所以,很快也就開始收拾這個大廳。

    周通,早已經崩潰了。

    千里之堤,潰于蟻穴。

    之前他的堅持在他父親打他的那兩巴掌之后,就徹底崩塌了,再也不敢生出任何的心思來,更何況,眼前的兩個絕色美女,比他家的保鏢還能打,他怎么報復?

    一旁的孫瑩,臉色陰晴不定,心頭也在顫抖。

    她清楚,自己的爺爺絕對是到了自己房間里面的東西,她可以想象,自己爺爺的心頭究竟會有多么憤怒。

    但是她沒有辦法,她的苦只有她自己清楚。

    整個孫家的生意,如果沒有她的左右逢源,并且去勾搭那些關鍵的人物的話,恐怕得縮水一大半。

    當年是她的任性,害死了正值壯年的父親,所以,為了贖罪,為了讓孫家變得更加興旺,她寧愿去做一個人盡可夫的交際花。

    站在陳嬌還有柳飄飄的身旁,孫瑩眼神有些復雜的向兩女,輕輕的開口道:“陳嬌,之前我說的話,實在是抱歉,實際上,我很嫉妒你!”

    陳嬌皺起眉頭,不過自從修煉了內氣之后,她的心胸也寬廣了很多,對于這種事情,早已經無所謂了。

    “希望你能夠不計前嫌,原諒我吧!關于陳家的生意這一塊,我們孫家,也不會多爭了!”孫瑩嘆口氣,開口道。

    她迫切的在男人中央游走,僅僅是為了贖罪,當年她的任性,卻害死父親的罪孽,就連瘋狂的擴張生意也是如此。

    嘆了一口氣,陳嬌開口道:“關于陳家生意這一塊,我已經不管了,全都是我父親的事,如果是正當競爭的話,我自然不會過問,我們陳家不是輸不起的人,如果輸了,也不會感覺到丟人的!”“我羨慕你們,嫉妒你們,也恨你們……”孫瑩的心頭,驀地生出一股怨氣,牢牢的壓在心底……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 快乐扑克3豹子走势图 江西福彩快3开奖查询 浙江12走势图 福15选5今天开奖 十一运夺金个人见解 江西11选5奖励规则 最强公式算单双 11选5中奖助手甘肃 上海快三分析技巧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体排列三预测双彩论坛 极速赛车技巧方法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枓挂牌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