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絕品透視小神醫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殘殺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殘殺

    老司機開著出租車,跟在了車隊后面,押送著梁山河,朝著安全部門走去。

    一個安全部門的車隊之中,有四個脫塵期的強者,就算是凌霄的人來了,恐怕也會知難而退。

    臨山市離著天京市不太遠,但是也不太近,尤其是這一個車隊,必須心翼翼的開,生怕會碰到什么危險。

    所以,易陽很自然的再一次進入睡眠。

    這一次易陽的睡眠,沒有到那個場面了,很平靜。

    直到幾個時之后,易陽被叫醒。

    老司機的臉色很凝重,身體忍不住的顫抖,一雙眸子,也變得陰厲了起來。

    前面的車隊也停下來了,停在了一片空地上,將道路讓開。

    而易陽卻能夠聽到,前方車輛之中,安全部門的人發出來的怒吼。

    “出事了!”老司機拿著自己的手機,打開了新聞,最上面一個主頁標題,血淋淋的。

    “臨山市一辦公樓中,受到不明身份人員襲擊,所有人都被殺,無一幸免……”

    著那棟樓的照片,易陽的臉色變得猙獰了起來。

    安全部門,這是臨山市安全部門的樓,周圍,隱約還有一些血跡存在,還附上了一些路過的人拍攝下來的畫面。

    其中,有兩個人,很熟悉,易陽的心頭在憤怒與悔恨。

    那兩個老人,曾經因為易陽在安全部門之中不敢出手,現在易陽離開了,他們出手泄憤。

    易陽的胸膛起伏不定,一雙眸子也變得陰冷了起來。

    前方的車隊,在經過短暫的停留之后,便再一次啟動。

    而出租車,卻留在了原地。

    “帶我回去!”易陽輕輕的開口,好像恢復了平靜,但是那聲音之中隱約蘊含的憤怒與殺意,卻能夠讓老司機聽得清清楚楚。

    一輛出租車,在道路上疾馳,很快就消失在了道路盡頭。

    臨山市安全部門,警方的臉色很難,一個老人正在怒吼著。

    “我說過了,不允許任何人向外面透露這里的消息,究竟是誰透露出去的?給我站出來!”

    老人的聲音充滿了憤怒,臉色陰沉無比。

    這個大廳之中,滿是血痕,讓整個大廳起來,都有些陰森了。

    那些尸體,在經過短暫的取證之后,全都恢復了原樣,等待法醫的到來。

    而那些警察們,卻被老人集合起來,正在訓斥。

    有幾個新來的警察,臉上出現了一些不屑,開口道:“不就是一個殺人案嗎?難道我們這都破不了?”

    老人卻瞬間暴怒,向這幾個新來的警察,怒吼了起來:“是你們透露了消息吧!”

    這幾個警察面面相覷,沉默了片刻,開口道:“沒錯,是我們給媒體透露的消息,說這里有殺人案,既然已經有人拍攝下了真正的殺人犯的面容,我們想應該是可以抓到人的。”

    老人胸膛起起伏伏,臉色漲紅,指著這幾個年輕的警察,冷冷的開口道:“你們明天開始,就不用上班了!”

    “為什么?”那幾個年輕的警察,臉上隱約帶著一些不服氣,開口道。

    “因為你們違反了規定,你們隨意的透露消息,可能會讓殺人犯知道我們調查的進度,況且,以前我就說過,這個地方的任何事情,都不允許向媒體透露,難道你們聾了嗎?”老人怒吼了一聲,讓這幾個年輕人,終于感覺到了一些恐懼,以前他們并沒有將老人說的事情放在心上,在來到這里之后,為了讓自己出名,顯示自己的精明能干,他們找來的媒體,并且在媒體面前,大

    談自己掌握的證據。

    在媒體的一陣夸贊之后,已經讓他們有些飄飄然了,都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站住,你們是什么人!”

    外面傳來了一陣怒喝聲。

    易陽還有老司機兩個人,直直的朝著里面走進來。

    外面負責警戒的警察不少,居然全都攔不住這兩個人。

    而那些記者好像也到了這個場面,眼神一轉,趁著易陽還有老司機向前沖的時候,跟在了他們的后面,想要進去。

    “出去!”

    最終,記者與易陽他們的待遇并不同,被直接拉了出去,而易陽與老司機則沖了進去。

    著大廳之中的慘狀,易陽的身體在顫抖,孔長老的脖頸上,有一道抓痕,血液已經將他的全身染紅了。

    他的喉嚨被抓斷,血管被撕裂,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了他的死亡。

    出手的人,必然是高手,想到之前路人拍攝到的從這個樓中出現的那兩個老人,易陽的臉色就變得陰冷無比了起來。

    “你們是什么人?”那幾個年輕的警察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到兩個外人走進來,瞬間感覺自己的機會來了,在老人的面前好好的表現一番。

    然而,老人的臉色卻瞬間變得蒼白了一些,跑著到了易陽還有老司機的面前,開口道:“易陽長老,你怎么來了?”

    他是警方的人,但是也認識一些安全部門的人,對于安全部門易陽的名字,也是如雷貫耳的。

    “這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還不能來嗎?”易陽的聲音,隱約帶上了一些憤怒。

    那幾個警察全都傻眼了,沒有想到,有人敢這樣跟老人說話,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但是更讓他們震驚的,是老人的態度。

    老人居然一臉訕笑著,向易陽,眼神之中隱約帶著一些閃躲。

    “找得到那兩個可疑的老人的下落嗎?”易陽開口道。

    “已經找到了,那兩個老人好像并沒有反偵察意識,走到哪里都暴露自己,并沒有躲避監控!”老人開口,臉色變得很凝重。

    易陽點點頭,卻繞著孔長老走了兩圈,臉色變得陰冷無比。

    孔長老在臨死之前,被吸取了所有的力量,他修煉的內氣,全都消失了。

    其他的人,之前還曾經歡笑的安全部門的人,此刻也已經全都躺在了地上,慘死在了這里,易陽緩緩的踱步,每走一步,腳下的地面上,就隱約出現了一些裂痕。

    他的心在顫抖,進入臨時的醫務室,那六個傷者,面目猙獰,雙拳緊握著,脖頸上,全都有紫黑色的手印。

    顯然,他們是被硬生生掐死的。而在一旁,那個老外醫生,身上也有幾處掌痕,體內的內臟,卻早已經被震碎。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