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絕品透視小神醫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血案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血案

    天京市的夜晚,充滿了寂靜。

    不過寂靜也僅僅是一片住宅區而已,在另一片商業廣場,還有商業娛樂城,這片地區簡直就是一片不夜城。

    燈火將整個夜間照亮,形形色色的人,來往于各個娛樂城中央。

    然而,一個凄厲的尖叫聲,讓整片娛樂城,都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死人了!殺人了!”

    整個娛樂城都混亂了起來,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群壯碩的男子,手中拿著警棍,穿著安保的服裝,臉上充滿了陰沉。

    在他們的身旁,一個身材纖瘦的女子,臉色蒼白無比,身體在瑟瑟發抖,著前方。

    在前方,一個女子站立,身材,不過,臉色慘白,甚至已經鐵青了。

    這個女子已經沒有了絲毫的氣息,但是卻這么僵硬的站著,不倒下。

    而在這個女子的一旁,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男子,身材很纖瘦,蒙著面,不過卻在笑著,聲音如同鬼魅一般,讓人感覺到了一陣的刺耳與涼意,頭皮發麻。

    “你是什么人?敢在這里殺人!知不知道這里是龍三爺的地盤?”領頭的一個壯碩男子,留著一個大光頭,臉上充滿了陰沉,開口怒吼道。

    “龍三爺,那算個屁!”這個男子的聲音充滿了嘲諷,緩緩的開口道。

    “混蛋,找死!”

    雖然不知道這個人是什么人,但是這些大漢可不相信,眼前的一個人,能對付他們十幾個人。

    瞬間,朝著這個男子沖過去。

    男子輕輕的揮揮手,那個已經死掉的女子,倒在了地上,而后,男子瞬間伸出手來……

    “唰……”

    一道道血花,在半空之中飄灑,濺到墻壁上,將墻壁都染紅了。

    之前尖叫的那個女子,眼神已經呆滯了下來,傻愣愣的著這個血腥的場面,甚至就連血液,涂滿了她的臉,她都不清楚。

    片刻之后,男子拍了拍自己的手,將自己手上的血,女子的身上擦了擦,拍了拍女子的肩膀,聲音很柔和。

    “不用怕,我不殺女人!”

    “她……”女子的聲音顫抖,下意識的指向了已經死掉的那個女子,不過轉瞬間就明白自己說錯了話,臉色變得蒼白無比。

    “她?”男子的聲音還帶著一些磁性,輕笑了一聲,開口道:“昨天我來的時候,她知道了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情,所以,她就死了,你也想知道嗎?”

    “不……不想……”女子瞬間跪坐在了地上,瑟瑟發抖,血液沾染在了她的腿上,她也好像沒有絲毫的察覺一樣。

    “這才乖!”

    ……

    “本市發生有史以來,最大的殘殺案件,根據目擊證人表示,這應該是一個兩人團伙,共殺了兩個酒吧陪唱女子,十三個安保工作人員!”

    著新聞報道,一座別墅之中,兩個中年男子的臉色陰沉無比,向跪在了地上的那個黑衣男子,他的身上,還有一些血跡。

    “劉老三,你太讓我失望了!”一個光頭開口,臉上出現了一些陰沉的神色,向男子。

    一旁的另一個短發中年男子也皺起眉頭,向光頭,開口道:“劉老三,我曾經不止一次的告誡過你,我們現在的身份不同了,已經不能像以前一樣為所欲為了,你為什么不聽?”

    “就算是你做了,也應該將尾巴收拾好,如果不是我的話,你現在就被抓了,就連我們兩個都被連累了!”光頭男子怒吼了一聲。

    “大哥,你為什么要殺最后那個女人?我已經說過了,要放過他!”瘦弱的男子抬起頭來,露出了一張清秀的臉龐。

    很難想像,這樣一個清秀的男子,居然會造下這么大的殺戮。

    “劉老三,你居然這么跟大哥說話,真的是翅膀硬了,想要不服管教了嗎?”頭發濃密的中年男子怒吼一聲,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這個身材瘦弱的年輕男子,臉上出現了一些委屈的神色,很難想象,這個殺人不眨眼的人,居然會露出這樣的委屈神色。

    “我已經答應她了啊,而且不殺女人,不是大哥定下來的規矩嗎?”瘦弱的年輕男子依舊還是開口,臉色倔強。

    “不殺了那個女人,很快就會有警方查到我們的頭上,你真的找死嗎?現在好不容易洗白了身份,成為了光明正大的人,你居然還敢亂殺人!”

    這話讓瘦弱的年輕男子臉色變得有些蒼白了,不敢開口,他很清楚,自己理虧。

    “好了,把衣服換了吧,方平那個老東西說今天介紹一個高手給我們認識認識,一定要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不然的話,我們沒有好下場!”

    老大摸著自己的光頭,冷冷的開口道。

    “知道了,大哥!”

    ……

    因為特大殺人案,讓整個天京市都發生了巨大的顫動,沒有人想到,在應該最安全的地方,卻發生了這樣的巨大慘案。

    所以,整個警察系統,就連安全部門,還有狼營,全都出動了,到處搜集線索。

    而易陽,則是被張老帶著,朝著天京市邊緣的一個區走去。

    那個區的門口,有人守衛,一就知道是練家子,不過到是張健老人還有易陽之后,就直接放行,因為上面已經給他們過兩人的照片了,所以能夠認出來。

    區里面,停放著各種各樣的車輛,不過并沒有什么豪華車輛,大部分都是十幾萬的車。

    張健老人輕車熟路的帶著易陽來到了第一棟樓房下面,臉上帶著一些笑容,開口道:“這一次機會真的很難得,這位老人請你吃家常便飯,讓我也沾光了!”

    易陽笑了笑,沒有說什么,跟著張健老人的腳步,朝著樓上走去。

    這些樓有些年頭了,不過里面的裝修確實很不錯,簡約但是卻透著一股大氣。

    在二樓的門前,張健老人敲門。

    大門打開,不過卻露出了一個腦袋瓜兒。

    “咦?易陽哥哥!”

    易陽也有些詫異的著眼前的女孩兒,臉上出現了一些古怪的神色。

    “兔兔?”

    眼前這個起來很可的女孩,居然是自己曾經見過的孫兔兔,當初易陽去世外桃源“新世界”的時候,曾經坐過孫家的飛機。

    “易陽,你跟方老家的外孫女認識?”張健老人有些詫異的了易陽一眼,開口道。“是啊,曾經見過!”易陽笑了笑,開口道。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