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絕品透視小神醫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蠻不講理的潑婦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蠻不講理的潑婦

    石市中心醫院,是整個北省之中都赫赫有名的醫院,不過這兩天所有的醫生還有護士們,全都煩惱無比。

    一個中年婦女,身穿著一身黑色的貂皮大衣,現在明明已經快要夏天了,而她的臉上還冒著汗,可就是不將那貂皮大衣脫下來,好像是要顯示自己的高人一等一樣。

    “你們這個破醫院,是什么醫院?為什么安排我兒子跟你們的病人住在普通病房?我告訴過你,讓你們趕緊給我安排到重癥監護室去,我兒子要是有一個什么三長兩短,我跟你們沒完!”

    女子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樓層,所有的醫生還有護士們全都很無奈了。

    魏氏集團的老板娘,卻是這樣一個潑婦,這是誰都想不到的事情。

    這個婦女,在這個地方已經罵了兩天了,每天來了之后,第一件事都是自己的兒子是不是還在普通的病房之中,如果是在,就立刻來到護士站大罵,今天也不例外。

    “重癥監護室里面全都是重癥病人,您兒子現在已經醒來了,身體健康的很,根本不需要進入重癥監護室之中!”一個護士開口,聲音很柔和,在不斷的解釋著。

    這個中年婦女卻不依不饒的向這個護士,開口道:“我兒子,那可是我兒子,魏氏集團的副總裁,就住在這個擁擠的普通病房之中?你在開玩笑嗎?就算是不住在重癥監護室,也應該住在貴賓病房啊!”

    周圍的病人們一陣哄笑,那些病人家屬們也一陣哄笑。

    魏氏集團,怎么會有這樣的老板娘?醫院之中雖然有好一些的病房,可并沒有什么所謂的貴賓病房,尤其是這種大醫院之中,更不敢設立那種病房,那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的。

    “不好意思,這位女士,您打擾到其他病人的休息了,還是請您少說兩句吧!”另一個女護士從一旁的病房之中走出來,開口道。

    一旁的病房之中,也住了一位有地位的人物,可對方也是住在這種普通的病房之中,并沒有多說一句話,只有這個中年婦女,每天都來這里鬧事,讓人很無奈。

    “你說什么?我打擾了病人休息?我是什么身份?我打擾什么人休息就打擾什么人休息!管得著嗎!”中年婦女怒吼著,向周圍的人,一臉的蠻橫。

    魏軍的性子是陰狠毒辣,表面上和和氣氣,可他這位夫人,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潑婦,蠻不講理,還總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你這是怎么說話呢!”

    “就是,你這人怎么這么說話,有什么牛的?”

    “不就是魏氏集團嗎?我又不在那里工作,我怕你做什么?”

    “就是,你是魏氏集團的老板娘,我們就應該低你一頭嗎?要亂喊就滾出去亂喊!”

    周圍的病人還有病人家屬們一臉的厭惡,向眼前這個潑婦。

    著周圍圍上來的人,中年婦女的臉色也變了變。

    她倒是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惹眾怒。

    另一個房間之中的一個老人,微微皺起眉頭,隔著門,了外面一眼,向一旁的中年男子,開口道:“許,去著點,別鬧出事情來!”

    一旁的中年男子點點頭,開口道:“好的,省……先生!”

    離開了房間之后,站在那個女子的身后,中年男子皺起眉頭,事實上,他也有些想要抽這個女子。

    有錢不是錯,有錢愿意顯擺也不是錯,關鍵的是,你覺得你有錢,別人就得遵從你,甚至得讓著你,這就是你的錯了。

    眼前的這個中年婦女,就是這樣的想法,在她來,所有人都應該禮讓自己,甚至低自己一頭。

    “都干嘛呢?干嘛呢?聚眾鬧事嗎?把你們都抓起來!”一個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頭發抹得油光锃亮,夾著一個公文包,走進了人群,怒吼起來。

    在場的人瞬間一怔,而后紛紛散了。

    這是一個警察,可說話的語氣,卻充滿了傲氣與暴戾,完全就像是一個喝了酒的混混。

    “哥,你終于來了!”中年婦女的臉上出現了一些喜色,而后有些委屈的開口道:“哥,這群醫生護士欺負我還有你家外甥!”

    那個警察皺起眉頭,隱晦的了那些醫生一眼,低下頭,壓低聲音開口道:“姐,別鬧了,平時的事情我可以幫著你們做,可要讓我在這醫院里鬧事,這不是想要把我這身衣服給扒下來嗎!”

    那個中年婦女明顯有些不高興,不過卻不敢跟自己的哥哥亂來,只能一臉怨婦模樣的走進了一旁的病房之中。

    中年警察無奈的搖搖頭,不過卻到了一旁那個一直都盯著他的中年男子,皺起眉頭,這個男子的臉,隱約好像有一些熟悉感,可能是在什么地方見過。

    “什么,沒見過警察啊!”那個中年警察開口,語氣很不善。

    在他來,所有感覺面熟的人,應該都是求他辦過事情的人,所以說話自然不用客氣。

    “沒見過你這么有氣派的警察,恐怕你們的警察局局長都沒有你這么氣派吧!”中年男子的語氣也有些不善,幽幽的開口道。

    “你說什么!”中年警察自然聽的出來,這個有些熟悉感的男子在諷刺他,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已經想要出手了。

    “哥,你快來,趕緊的!”病房之中傳來了一個尖利的叫聲,讓那個中年警察臉色一變,也顧不上跟這個有熟悉感的男子多說了,直接沖進了病房。

    那個男子卻皺起眉頭,猶豫了片刻之后,也跟了過去,不過沒進入病房,而是站在病房一旁,著里面發生的事情。

    這是一個標準的三人間,雖然空間有些狹窄,但是足以每一家的家人都能夠有地方坐。

    不過此刻,那個一身貂皮的中年女子,正一臉憤怒的著一旁的一個年輕女子,那個年輕女子臉上充滿了慌亂的神色,手足無措。“你這個臭丫頭是不是沒錢買貂皮?居然摸我的貂皮大衣,也不你的手有多臟,惡心不惡心!”中年婦女在大罵著,“還有,你伺候的這個老東西,大夫說已經昏厥了三天了,短時間內醒不過來,你直接帶著這個老東西回家不好嗎?”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河北快3 第200413006期 基本图宁夏新11选5玩法规则 河南福彩快3走势图 涨停*股票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技巧 贵州体彩11选5 七星彩技巧规律经验 好彩1开奖记录 加拿大快乐8开奖记录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时 山东十一选五任五全天计划 辽宁35选7开奖72期 上海快3中奖规则奖金 最好的选股软件排行榜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app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