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鄰家美姨 > 第948章 我需要一個理由

第948章 我需要一個理由

    羽靈這個樣子,讓我感到有些心疼。

    是啊,這姑娘的人生也確實有些太坎坷了。

    早早失去了雙親不說,現在居然告訴她,父親還不是親生的。

    一般人誰能遇到這么多人生的起伏?誰又能承受的起這樣的打擊呢。

    我覺得羽靈作為一個女孩子,已經算是夠堅強的了,可命運偏偏不肯放過這個早已經飽受人世煎熬而身心俱疲的女孩。

    著她那樣傷心的樣子,我很想安慰安慰她,可一時間,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這種事兒,又如何安慰呢。

    “羽靈,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我只是覺得吧,有些事情,開一點,也許他們瞞著你,也是為了你好,或許只是怕你接受不了。”我說道。

    “那現在這樣,難道我就能接受的了?”羽靈反問道。

    “或許,他們也沒有想到,會瞞不住,你別往壞處想,畢竟,他們都是你的親人,出發點肯定是為了你好的。”我說道。

    “不,我不這么認為,正是因為他們都是我的親人,所以他們應該了解我的性格,我是那種脆弱的人么?我是那種接受不了事情的人么?如果是我還,還情有可原,可我都這么大了,他們為什么不告訴我?如果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檔口,那我爸爸去世的時候,就是最好的機會啊,為什么那個時候不說呢?”羽靈的情緒有些激動,“甚至,連季白和李方雅都知道這事兒,可我卻不知道,你不覺得這有些可笑么?”

    “你三叔和姑姑他們沒有告訴你,目的我不敢說,但你爺爺,我想,他的出發點一定是好的,一定是為了你好。”我說道,“更何況,羽靈,我是這么認為的,其實他們不告訴你,或許是因為,對于你來說,無論他是不是親生的,對你來說,他都是你父親,你說呢?”

    “不,這不是一回事,是,無論怎么說,他確實都是我父親,我這輩子,也只認他,可這和他們欺瞞我是兩碼事,這是對我最起碼的尊重。”羽靈固執的說道。

    我知道,我一時間也無法說服她,她就是這么一個固執的女孩子,有著太強的自尊心和原則。

    “那……我們現在去哪兒?找誰?”我問道。

    “家里以前的一個保姆阿姨。”羽靈說道。

    “保姆?”

    “嗯。”羽靈說道,“王阿姨在我們家做了很長時間,從我時候就在我們家了,一直到我去了北京,她才離開。”

    “找她做什么?問當年的事情么?”我問道。

    “對啊,她在我出生前就在我們家干了,這些事她一定知道。”羽靈知道。

    “可你,不是已經確定這件事了么?找她求證?”我問道,“還是……你想知道,你的親生父親是誰?”

    “我不是找她求證,我只是想弄清楚他們隱瞞我的理由,如果搞不清楚這個理由,我會瘋掉的,我也無法原諒他們,包括我爸,還有爺爺。”羽靈說道。“至于我的親生父親,我根本就不在意,他是誰是誰,甚至他拋棄我的理由,我也并不關心,我說了,在我心里,冉宏遠就是我父親,無論是不是親生的,可如果我弄不清楚他們隱瞞我的理由,我心里真的無法原諒他們。”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你怎么找到這位王阿姨的聯系方式的?”

    “沒有聯系方式啊,”羽靈說道。

    “那你怎么找她?”我不解的問道。

    “時候爸爸媽媽都忙,有的時候她會把我帶到她家里,我記得她家。”羽靈說道。

    我一愣,“這……這么長時間了,也許她可能早就搬家了啊。”

    “我想不會的,她沒什么錢,那房子是她老伴留給她的,應該還住在那里。”羽靈說道。

    “那萬一……她兒女把她接走了呢?”

    “她沒有兒女,老伴走了以后,她一直一個人。”羽靈說道。

    ……

    羽靈開著車,一直往郊區開去,開了很長時間,才來到了郊區的一個老舊區前。

    這里我知道,是以前化肥廠的職工樓,這是職工分的房子,想必那位王阿姨的老伴兒以前就是化肥廠的。

    化肥廠早已經倒閉了,區里到處都散發著破敗的氣息,那些臟兮兮的舊樓,在陰沉的天空下,仿佛是上個年代的產物,在周圍那些摩天大樓中,顯得格格不入。

    我和羽靈下了車,羽靈站在那里,沒有往里走去。

    “怎么?忘了在哪棟樓了?”我問道。

    “當然不是。”羽靈說道,“我只是在做心里準備。”

    我點點頭,掏出煙來,點了一支,抽了起來,等她。

    過了片刻,羽靈說道,“好了,走吧。”

    我便跟著她走進了區里,羽靈腳步不停的進了一棟舊樓。

    我跟著她順著破舊的樓梯上了三樓,樓梯里到處都是垃圾,扶梯上處處蒙著厚厚的灰塵。

    羽靈一面走一面打量四周,大概是想起了她時候的回憶吧,眼睛里皆是感慨。

    到了王阿姨的門口,羽靈站住,頓了一下,才伸手敲門。

    可敲了半天,里面卻無人應答。

    “我說嘛,有可能真的搬走了,畢竟,過去太長時間了。”我說道。

    羽靈摸了一把門把手,說道,“這里還住著人呢,你,門上一點兒灰都沒有。王阿姨素來干凈,你她的門都擦的一塵不染的,我們再等一會兒吧。”

    她剛說完,就聽到身后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請問……你們找誰?”

    我回頭去,到了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阿姨站在樓道口,她佝僂著腰,滿臉皺紋,起來,視力已經不太好了,正費力的辨認著我們。

    可了半天,似乎也沒有想起來我們是誰,有些疑惑。

    羽靈走了過去,摘下墨鏡,說道,“王阿姨,是我啊,你不認識我了?”

    那王阿姨又仔細辨認,“你是……”忽然她的眼中變得驚喜了起來,“你是羽靈?”

    羽靈笑道,“是我啊,王阿姨。”

    王阿姨早已經紅了眼眶,眼淚簌簌的流下來,激動的不知道說些什么才好了。

    羽靈一時間也淚流滿面,她伸出手去,抱住了顫顫巍巍的王阿姨……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淑女派对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号码 3d今日开奖结果 横店东磁股票分析 赢天下棋牌? 旧版哈尔滨麻将下载 快乐赛车彩票开奖 福建36选7开奖走 30选5查询结果 武汉麻将技巧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高手网彩票资料大金 长沙麻将5块规则怎么算翻 辽宁快乐12杀号技巧 3d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