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特種龍王 > 第824章 邪惡的畫作

第824章 邪惡的畫作

    “專門捕殺獵物的獅子。”

    青年一臉笑意的回答道。

    眼見長腿辣妹和青年聊的越來越曖昧,一旁的黃發女孩有些不樂意了,故意打斷道:“我叫米拉,她叫何燕,很高興認識你。”

    萊恩頷首道:“認識你們同樣是我的榮幸。”

    “這么好的天氣,不知道帥哥你有沒有興趣陪我們一起喝個咖啡呢!”

    米拉眼睛暗送秋波。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這個萊恩到兩個大美女之后,竟然并沒有馬上答應,而是帶著一絲歉意的說道:“抱歉,我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來完成我的畫作。”

    聽到萊恩如此說道,兩個女孩臉上不由的露出了一絲失望的神色。

    甚至那位叫做何燕的辣妹,都有點懷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失效了。

    不過萊恩這位帥哥似乎也并不想放棄兩位辣妹,猶豫了一會兒說道:“不如兩位先到旁邊的咖啡館喝喝咖啡,等我畫完這幅畫,我知道有一個不錯的酒吧。”

    兩位辣妹臉上重新浮現了笑容,何燕還拋了一個媚眼,用酥麻的聲音說道:“等你喲!”

    說完兩個女孩就朝著街邊的一間咖啡廳走了過去。

    兩人選了一個靠窗戶的位置,剛好可以到正在作畫的萊恩。

    “婊砸,你竟然敢拆我臺!”

    何燕一臉佯裝憤怒的說道。

    米拉毫不畏懼的道:“出國旅游還不矜持一點,到個男人差點把眼睛貼到別人身上去了。”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也上這個萊恩了對吧!”

    何燕笑嘻嘻的說道。

    米拉連忙反駁道:“什么叫我也上了,這個目標本來就是我的好么!婊砸!”

    “哼!那就今晚誰能得手咯!”

    何燕伸了一個懶腰,將自己傲然的身材給完全展露了出來:“要知道,在性感面前,可一文不值!”

    米拉雖然相貌也十分不錯,但是身材卻是硬傷,屬于偏向于五短身材,只能走可的風格路線了。

    現在被何燕這個最好的閨蜜揭了短,她也只能咬牙切齒的說道:“哼!走著瞧。”

    兩位閨蜜在咖啡廳內斗嘴玩,而外面的萊恩卻忽然停下了自己的畫筆,朝著一條街道去。

    街道沒有什么特殊的,屬于比較老舊那種,帶著些許文化沉淀的青石道。

    道兩旁是居民區,陽臺護欄上都有斑駁的銹跡,應該與街道是一起誕生的。

    周圍的居民還是在陽臺上栽種著不少的花卉、吊蘭等植物,給這些已經老舊的房子帶來了些許的生機。

    街道的一樓開著各種各樣的商店,因為游客不算太多,店鋪的老板也懶洋洋的,撐著遮陽傘在外面納涼。

    而此時,街道的另外一頭,一個身穿花襯衫帶著墨鏡的中年男人朝著廣場走了過來。

    中年男人似乎有強迫癥,十分注意自己腳下的青磚,每走出一步都剛好要踩在青磚之上。

    大約走到街道的一半,忽然路面有一塊青磚破損了一半,中年男人皺著眉頭想要跨過去。

    可是中年男人著腳底下,卻沒有注意面前。

    剛好一頭撞在了指路牌上。

    “謝特!”

    中年男人撞的頭暈眼花,捂著腦袋罵了一句。

    自認倒霉的中年男人也顧不得自己的強迫癥了,繞開了指路牌可剛好又碰到了路邊商店支起來的遮陽傘,衣服被遮陽傘勾住了。

    “心!”

    正當中年男人想要將衣服從遮陽傘的骨架上取下來的時候,就聽到身邊的人一身驚呼。

    中年男人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一個陶瓷花盆貼著他的臉砸到了地上。

    “偶咧謝特……”中年男人冷汗都冒出來了,他剛才如果沒有后退半步,被這個裝滿了土的陶盆砸在腦袋上的話,絕對是死定了。

    中年男人驚魂未定的朝著樓上去,發現陶盆是從三樓陽臺上掉下來的。

    而且房間的主人似乎害怕陶盆掉下去砸到別人,特意用鐵絲將陶盆困起來的。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鐵絲竟然脫落了,還從三樓的陽臺上垂落下來。

    “見鬼!”

    中年男人氣憤的扯著鐵絲,用力的往下扯動,又是數個陶盆砸落下來,盆中泥土飛濺。

    到陽臺上的花盆都碎了,中年男人才覺得自己的憤怒減輕了一些,拍了拍手就準備離開。

    “吱呀!”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金屬斷裂的聲音響起。

    陽臺整個護欄,被鐵絲纏繞著朝著中年男人拍了過來。

    中年男人反應神速,立即抱頭蹲下,剛好躲過一劫,但是他身后的巨大的遮陽傘是被固定在地面的,護欄將遮陽傘從中間折斷,跟著一起飛了出去,只留下半截金屬桿。

    “今天到底走的什么狗屎運!”

    中年男人驚魂未定,也不敢在這里多待了,打算立即離開。

    可是他沒有注意,自己的面前陶盆當中,有一盆里面并沒有泥土,而是被陶盆的主人用來盛放清潔劑一類的清潔用品的。

    陶盆砸落下來的時候,清潔劑的瓶子也被砸開了,大量的清潔劑隱藏在了這些泥土當中。

    中年男人剛踏出去一步,就腳底打滑整個人仰面摔倒。

    剛好摔在了被折斷遮陽傘的金屬桿上面。

    借著中年男人自己本身的重量,斷裂的金屬桿好不費勁的刺穿了中年男人的身體,鮮血不斷的從他的胸口冒了出來,將半截金屬桿染得鮮紅。

    接著就是一片混亂和尖叫,路人立即拿出了手機撥打起了報警電話和急救電話。

    而這一幕,剛好被廣場上的萊恩給的清清楚楚。

    面對這樣血淋淋的場景,萊恩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適,反而……有些點興奮的樣子。

    萊恩欣賞了片刻,并沒有跟著周圍的人熱鬧,而是連忙揮動起了畫筆。

    他畫作的右上角有一處留白,這是萊恩故意留下的,到眼前這一幕之后,他立即用畫筆將留白處填滿。

    一副安靜祥和的畫作上,出現了一個被刺穿了胸膛滿身是血男人。

    萊恩的作畫水平不錯,這個中年男人臨死前爭扎的表情,都被他簡單幾筆勾勒的惟妙惟肖。

    只是這樣一來,萊恩這幅畫作變得詭異了起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