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全世界都不及你 > 第1040章:葉筱柔的背后果然還有人

第1040章:葉筱柔的背后果然還有人

    程妙妙得病房里,氣氛變得無比沉重。

    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白花,在這種時候,顧長臨把這個男人給帶了過來,其中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

    她咬唇著這人,眼中閃過一抹氣氛:“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男人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雙腿都有些打顫:“我也不知道啊,我當時只是一下子豬油蒙了心,收了不該收的錢,所以才在那天晚上特意在公司樓下等著你,至于后面發生了什么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啊!”

    司機活了大半輩子,也算是見過了不少的大風大浪,可從來沒有一個人會給他一種如此大的壓迫感,即便身后的男人沒有開口,可那種令人窒息的壓抑卻讓他不敢再有半點隱瞞。

    程妙妙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事情的關鍵:“收了不該收的錢?是誰收買了你?葉筱柔嗎?”

    司機搖了搖頭,有些頹然的道:“我也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他并沒有告訴過我她的身份,那一天她突然找到我,讓我在帝皇集團門口等著接你,之后會發生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啊。”

    他不斷的強調自己并沒有參與后來的事,可他有沒有參與已經不重要了。

    對于顧長臨而言,如果不是這個男人等在了公司樓下,又在第一時間把程妙妙給送去了北郊區7號倉庫,那么程妙妙也就不會遭受如此大的兇險。

    隨便他不是主謀,也是幫兇。

    放過他?

    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顧長臨微微抬了抬下巴,黑眸寒氣森森:“我夫人問你話,最好老實回答,要是有半點隱瞞,我想你知道后果。”

    男人被嚇得渾身一哆嗦,額頭開始浸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得罪這么厲害的人物,心中早已惶恐不安,哪里還敢有半句假話?

    “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所言句句屬實,要是有半個字騙了你們,這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男人一臉的真誠,舉起手跪在地上發誓。

    程妙妙忍不住皺了皺眉:“你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好,收買你的那個女人是不是葉筱柔?”

    她暫時并沒有多想,這件事情既然是葉筱柔一手策劃的,那么也很有可能是她收買了這個司機。

    男人卻苦笑了一聲:“這位夫人,不是我不告訴你,那我真的不知道她的身份,我只知道她長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整個人渾身上下都很有氣質,一就和我們這些普通人不一樣。”

    聽著男人的形容,程妙妙心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葉筱柔的確長得很漂亮,但自從他母親死了之后,整個人大受打擊,再也不復往日的光彩。

    那天晚上在郊區里見到她的時候,程妙妙就已經能夠感受到了,葉筱柔整個人都有些狼狽和頹然,似乎和男人口中那個氣質卓絕的女人有些不太相像。

    程妙妙不太確定,想了想,忽然從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機:“你等等,我給你這個照片,你是不是她。”

    程妙妙手機里并沒有刻意的保存過葉筱柔的照片,但是她有葉筱柔的朋友圈,這個女人之前一向自大,可沒少在朋友圈里發照片。

    程妙妙飛快的點了進去,立刻找到一張圖片放大。

    男人跪在地上一動不動,身后的保鏢不耐煩地踢了他一腳,司機這才連忙心翼翼的來到了程妙妙的身邊。

    他也不敢伸手去接,就只是伸長腦袋,照片里的女人妝容精致,渾身上下都是大牌,但和他之前到過的女人根本就是兩個人。

    程妙妙仔細的觀察了他的神色,不由得問了一句:“怎么樣?是她嗎?”

    顧長臨也坐直了身體,這個答案對他們來說至關重要,如果說買司機的人不是葉筱柔,那么就說明這件事情還有其他人插手。

    至于到底是誰,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在所有人緊張的注視下,司機篤定的搖了搖頭:“不是這個,我記得很清楚,這個女人雖然也很漂亮,可是沒有那個女人氣質好。”

    聽到這話,程妙妙和顧長臨不由得互相對視了一眼,兩人都到彼此眼中的意味深長。

    “你能夠確定嗎?”

    司機點頭如搗蒜:“確定確定,我確定這兩個人不是一個人!雖然我不知道那個女人的身份,但是如果她現在站在我面前,我一定能夠認得出來!”

    說完,還不忘露出一抹討好的笑。

    他表現的這么配合,希望眼前這兩個人能在他坦白從寬的份上,不要跟他太計較太好。

    顧長臨卻淡淡的揮了揮手:“帶下去,交給李隊。”

    男人一下子就慌了:“先生,我該說的都說了,知道的也都告訴你們了,求你放過我這一次,真的沒有參與后來那些事啊,我也不知道那個女人到底對您的夫人做了什么,我是無辜的!”

    “無辜?”

    顧長臨玩味的咀嚼著這兩個字,眼角眉梢都泛著一股寒意:“當你收下那筆錢的時候,你心里就應該知道這不是什么好事,可你還是這么做了,如果那天晚上我沒有感到,你害的可就是兩條人命,你現在跟我說你無辜?”

    顧長臨很少會說這么長的一段話,顯然是已經動了怒氣。

    男人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哪里知道那個女人如此喪心病狂,不過以為是女人間那點嫉妒的心思而已,如果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他當初說什么也不會要那筆錢。

    可是這個世界上有后悔藥嗎?

    沒有,所以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顧長臨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點,冷眼著身后的兩個保鏢:“你們都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把人給帶下去!”

    保鏢們心中一凜,立刻大步走了過來,一左一右的架著男人離開。

    等人都退下去之后,程妙妙這才向了顧長臨,眼中閃過一抹隱憂:“長臨……你覺得這個男人說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