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全勤安保 > 第二百零八 探路

第二百零八 探路

    08、探路

    正如尼克松描述一般,這一棟奇丑的土褐色現代化辦公大樓與某個國家的國際銀行辦事處隔街相望,大理石臺階的下方有一個1000平方米的廣場,廣場上停著幾臺車,三桿旗幟矗立在廣場中央。臺階上便是巴洛克風格的大門及柱子,涂著金色顏料的柱子上雕刻著繁瑣的花紋。兩名穿著制服的保安在原地來回走動,手中烏黑的G6突擊步槍讓人望而生畏。

    門廳的標牌羅列著許多企業的名字,沃克斯的地下錢莊便位于大樓的第三層,尼克松說了雖然一樓大廳看上去無甚特點,但處處都隱藏著殺機,恐怕連接待的姑娘短裙下都藏著一支上膛了的格洛克6型手槍。

    棕褐色假發扎成馬尾辮、下顎貼著修剪得十分完美的胡須,莫磊坐在一臺黑色的雪佛蘭科魯茲轎車里,停在兩百米外的街角遠遠地朝那棟大樓觀察著。這邊沒有商場沒有景點,大部分建筑物都是獨棟辦公或者高級寓所,街上人煙稀少,道路兩旁稀稀拉拉地停著幾臺汽車,公交巴士站空空蕩蕩連個人影都沒有,而攝像頭卻到處都是。莫磊一路走來,發現除了正常的市政攝像頭之外,至少還有0個以上的攝像頭隱藏在暗處。每隔8分鐘便會有一臺警察的巡邏車從大街上駛過,車內隱隱綽綽至少有4名全副武裝的警察。

    這選址的家伙絕對是老謀深算,這種地方,除了上班的人、巡邏的警察之外,少有外人到來。如果一旦發現可疑人物,恐怕在警察還沒到來之前,銀行里的武裝安保以及其他的武裝分子很快便會沖上街頭將人消滅,而那些需要躲避的人則可以從容離去。

    好不容易尋找到一個監控死角,莫磊在車里停留了十幾分鐘,猶豫了許久,再度駕車離去。

    他身上只有兩支左輪手槍與一把蝴蝶刀,剩下的子彈不足以面對著或者十幾支自動武器,恐怕還有更多。當然,還有需要考慮的便是周圍環境與其他的隱患——自己在索阿查被那個傻逼帕拉齊的手下追擊,弄出這么大動靜,沃克斯的手下不可能不知道。很可能做好了圈套就等著自己去鉆呢,這看上去平靜祥和的外表下,待自己出現之時立馬就會轉變成暴風驟雨。

    出其不意!

    莫磊想,必須先將沃克斯的人已經發現自己行蹤的事情考慮進去,那么,便要在出其不意的時間與手段進入到大樓里面。一方面是出于自我保護,另一方面是他需要武器,尋找武器也需要時間。

    莫磊想起離開老街區的時候,那名槍手所說的話。看得出來,那幾名槍手的確是屬于極度外圍的混混,拿的武器五花八門并且缺乏保養,那支雙管獵槍被莫磊一砸之后成了廢品。槍手告訴莫磊,帕拉齊的身邊有三位常年伴隨的保鏢,其中一個是位女性,叫邦妮。她是帕拉齊的情婦,卻曾經在某個國家受過專門的培訓。當然槍手心翼翼地告訴莫磊,這女的他雖然遠遠見過,但女人的行為也是道聽途說,她有一個很據說很貼切的外號——赤背蜘蛛。所以他建議莫磊心點,起這種外號的女人肯定不簡單。

    之所以槍手愿意向莫磊多說幾句,是因為莫磊告訴他:你躺在地上的同伴處于深度昏迷之中,但如果你要是不說實話,那么自己一定會放風出去說帕拉齊的隱私都是被你說出來的,可你如果說了實話,我就會說的別人說的。

    不用再上刑,這位目光閃爍、神情狡黠的槍手就將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還附送了許多從外面聽回來的消息。莫磊將那些信息牢牢記住,下手打暈這槍手的時候并沒有留情,恐怕這狡黠的家伙得在床上躺上一段時間。

    不是不能將他們全部都殺了,這很容易做到。莫磊死死守住自己的底線,強迫自己在暴走的邊沿徘徊,除了不想自己沉淪成殺戮機器之外,還有接下來的計劃里,不能總是有帕拉齊之流參與進來。

    他要找到這個帕拉齊,向他說明情況。不殺這些帶著武器的槍手,就當是送給帕拉齊的禮物了。

    帕拉齊的三個住宅,槍手說了最可能會找到帕拉齊的地址。

    這處住宅位于索阿查的最北端的彭臘區,這里森林茂盛、風景優美、幽靜尊貴,是索阿查的名流顯貴最喜歡居住的獨享領地。帕拉齊的房子——更確切的說是一處大宅,便位于彭臘區最為隱蔽的一段路上。這棟占地五畝的大宅設計時髦,體軀龐大,糅合了粗獷自由的拉丁風格與希臘式建筑風格理念,雙面披坡屋頂及大宅前后的山花墻裝飾很好地印證著這棟屋子原來主人的品味。

    當第二次駕駛著雪佛蘭從這棟宅子的正前方經過,莫磊在腦海里思索怎樣潛入及選擇潛入的時間。他放棄了自己瘋狂的想法——剛開始他是打算徑直走到大門口按響門鈴。可帕拉齊的狼藉名聲讓他放棄了這個打算。

    這一段路上,有幾處地方很適合隱藏槍手,完全可以將帕拉齊的莊園籠罩在射程之內,可他沒發現人影,反而是在莊園的大門口及院子內,有許多人來來回回地走動。莫磊不知道帕拉齊是否真的在這里,或許外面這些讓人看見的槍手便是帕拉齊故布疑陣。

    道路兩旁停放著幾臺豪華汽車,有司機打扮的男性坐在駕駛座上,也有幾位站在一起互相閑聊抽煙的。莫磊沿著左側朝出口駛去,他的擋風玻璃前放著一塊黃色的招牌,上面寫著“市政建設”四個字。

    時間還早,6點鐘的索阿查太陽都沒沒落山,得找個地方果腹,還需要有其他的準備。

    車窗外怒放的鮮花爭奇斗艷,這大概是彭臘區很直觀的顏色了。大部分的住宅都掩映在樹木之下,一對穿著素雅、看上去像是父女的男女牽著幾條體型龐大的杜賓犬走在林蔭道上,在他們身后跟著三名戴著墨鏡的男子,他們走得極慢,男人偶爾附耳向女人說上幾句,女人笑得花枝招展,將身體都掛在了男人的胳膊上。

    他們與莫磊的轎車相匯的時候,其中一名保鏢朝車上看了看便轉過了頭。

    從口袋里摸出消炎藥吞了下去,莫磊搖搖僵硬的脖子,機械地掛擋、踩油門,離開了這片區域。當他接近夜幕籠罩下的市區的時候,某種純粹的情緒開始升騰,看著燈光一盞盞亮起、街上的男男女女人來人往,莫磊被愈來愈高漲的憤怒灼燒著胸口,原本壓制著的對沃克斯、對不明所以便追殺自己的那些人的痛恨突如其來地瞬間爆發開來。

    殺人者,以及幕后的操縱者,在他的腦海中一個個浮現,還有無辜枉死的人,那個女孩,她的父親、有些懦弱卻骨子里保守傳統的伯尼金,她的母親謝蘭,那個性格陰沉的謝君、吳爺爺……,所有死者的臉與車窗外笑鬧、嬉戲的人群的臉融合在一起。

    莫磊打開了車窗,涌進車內的空氣中充斥著汽車尾氣、油炸的味道及陣陣香味,他輕踩剎車,跟在車流后面,鼻腔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努力平復著自己的情緒。

    魔獸、土狼、牛魔王!兄弟們都為了自己的事情而來的,而今有兩個只能東躲西藏養傷,另一個放棄安穩的生活,拿著武器站在自己身邊。

    這他媽什么事啊?

    這個世界不該是這樣的。

    你們非要弄死我,要逼迫我保持沉默。可我不會逃跑,不會躲藏,而是會從你們無法預料的方向逼近你們,與你們死戰到底。

    你們想在陰影中操縱局勢,我就要將這層黑布撕開;你們想要掩蓋事實,我就來揭穿真相。

    無論如何,我都要挖掘陳年往事,搞清楚事情的起因,未曾見面的舅舅孟成龍死因不明,也不能白死。還有最重要的,你們究竟想掩蓋什么?

    莫磊知道,自己即將跨過界限,進入了偏執的領域,不再是講究理性的正常人,

    但是,所有的一切在自己的怒火面前也不得不低頭。

    不理性又能怎樣?

    ……

    將雪佛蘭駛進一條狹窄的路停下,莫磊下車,走到道路旁的便利店買了一包煙與打火機,拆開包裝點上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口。

    天色越來越暗,星星從幽暗的天幕中探出了頭。街頭的音樂嘈雜刺耳,燈光將城區渲染得五顏六色,看上去和平而安詳。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月入5000元怎么样理财 胜分差 河北十一选五值选 河南快三 pk10app 11选5北京 p2p理财平台排行榜 生肖时时彩 瑞骏配资 鼎天配资 配资365 根据投资目标划分股票指数投资策略 十大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排列3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