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死靈神話 > 第37章 聽干尸講故事(54/109)

第37章 聽干尸講故事(54/109)

    “一個活著的亡靈法師,真是少見啊。”

    那干尸用著一種古怪的語調說著,態度里充滿了不屑。

    他不悄柳治,柳治還不屑這樣的存在呢,他直接對了一句回去。

    “一個把自己玩死在現實與冥界之間的亡靈法師,那才叫少見呢。”

    一聽柳治的話,這位亡靈法師也怒了,“你知道什么,我這是技不如人,輸了就人認罰,你以為我愿意呆在這里啊。”

    聽到這話,柳治倒是意外了一下,他想了想,從自己的口袋里翻出了一個瓶子扔到亡靈法師面前。

    “有什么不開心的說來我聽聽,讓我開心一下。”

    “你確定不是在找死?”亡靈法師一面說著,一面打開了柳治扔過來的瓶子,放在自己鼻尖吸了一口,“很存的生機,我已經好久沒有感受這樣的生機了。”

    “你這半人半鬼的什么也感覺到不到吧。”

    柳治也不客氣,直接就找了個地坐下,正面面對著那位亡靈法師。

    “說吧,讓我來聽聽,你是怎么一回事。”

    “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叫丹尼爾·帕克·柯蒂斯,你得到這個莊園,就應該聽說過我的名字吧,我是一名亡靈法師,參加過兩次荒野之王大戰,失敗兩次,第一次我失去了我的生命,第二次我被封印在了這里。”

    丹尼爾一臉事情就這么簡單的神情,但柳治卻聽出了這里面的不簡單。

    “荒野之王大戰,那是什么?”

    “咦,你竟然不知道,我還以為你買下我的莊園,就是為了參戰而來呢。”

    丹尼爾也有些意外地看著柳治。

    “我不知道這不是很正常嗎,我今天才到這邊,對于你的名字,也只不過是因為你妻子后面嫁了個好人。”

    “好吧,你能不能不要再說我妻子的事情了,其實荒野之王大戰,就是在某天的夜里,荒野之中的精怪、鬼魂、亡靈法師、德魯伊、女巫之類的超凡者打一場只有一個人活下來的大戰。

    戰勝得可以得到所有想要的一切,失敗者則會失去一些東西,比如說我第一次就失去了生命,第二次就失去了自由。”

    “是什么人都可以參與嗎?”柳治想到了自己任務里面的荒野之王,心想終于找到了線索。

    “并不是,是要報名的,而且會受到規則的保護,我第一次失敗的時候,想要用亡靈法師的方法逃跑,結果逃回家就直接死了,第二次失敗的時候,我算是認命了,直接就被人塞在了這里,這么多年都沒能出去。

    怎么,你也想參與?”

    柳治并沒回答,而是上下打量著丹尼爾,他感覺的出來,按游戲等級計算,丹尼爾應該是2級亡靈法師,實力接近于3級水平,走的是瘟疫路線,單打獨斗可能沒有什么,但保命應該可以的。

    這樣的家伙卻被人給干掉了,看來這里面的局面還真不對付。

    “我能問一下,你當初想要的是什么嗎?”

    “很簡單,第一次是我和那個不要命的家伙賭命,其他人我不知道,我這邊要的是我妻子的健康,結果那個家伙竟然許了其他的愿望,真是一個騙子。”

    丹尼爾說到了這里,不由地大罵起來,罵了好半天之后,才停下來說道。

    “第二次我想要為我的孩子保住這個莊園,讓這個莊園隱藏在只有我的孩子才可以找到的地方,結果……”

    “那你這個莊園還要嗎?”

    柳治半開玩笑地問著。

    “怎么,你對這莊園有興趣,那可以啊,想要你就拿走好了。”

    丹尼爾把頭往王座上面一靠,也不再說話。

    不過柳治倒是可以感覺的出來,丹尼爾并不是不在乎自家的莊園,他心中還有一些留戀呢。

    想了想柳治說道:“對了,外面有一個說是你大女兒的,被我封印在你這房間的門把手上面了,有空你自己聯系一下。”

    聽到這話,丹尼爾再次睜開了眼睛,“你說的是克里斯汀嗎?她還能離我這么近,真是不錯,對了,你能不能把她帶來見見我。”

    “那你要付出些什么呢?”

    “你想知道什么。”

    “參加荒野之王戰斗的都有些什么人,其他人也都死了嗎?還有規則是什么?”

    聽到這里,丹尼爾也就明白過來,柳治是打算參與進去了,他想了想說道:“每個月的十五,也就是月亮最圓的時候,你到荒野上去,把自己的名字與愿望寫下來,放在一塊石頭上,再對著天空放出一道法術,這就算是報名了。

    如果當天同時有人報名,那么荒野之王的戰斗就會開啟,人數從兩人到百人不等,就看當天報名的人數了,一般來說在夏天報名的人會多一些,同時萬圣節前后報名的人也會多。

    而你的愿望是一定要寫的,因為你的愿望,代表著規則會有多嚴,比如說你想要一個莊園與你想要一個國家,這之間的投入肯定是不一樣的。

    最后有一點,你最好要把自己愿意付出什么寫上去,否則他們第一時間會要你的命,第二次就會要走你的自由。”

    這些說法讓柳治大開眼界,“寫什么都可以嗎?”

    “當然肯定要對等的東西,我記得我那年參戰的時候,女巫之王就拿出了自己的血脈傳承當賭注,雖然最后她失敗了,但她的小命保下了,最后應該還活了百多年吧,也不知道她的后代失去了傳承要怎么辦。”

    “那最后贏家的獎勵呢?可以得到所有參與者給出的賭注嗎?”

    “那怎么可能,如果那樣誰會愿意充當這個中介,贏家會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最多就是再戰場上得到一些好處,其他就不會多給了,你真當那些人是慈善家啊,他們精著呢。”

    “那他們什么都做得到嗎?”

    聽著柳治最后的問題,干尸丹尼爾搖搖頭,“你想太多了,我感覺他們最強也就達到一個特定的水平,不要說封印了,可能讓你達到傳奇都不一定可以做到,你還是想一些可以實現的吧。”

    “比如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腾讯分分彩出号破解 北京pk拾开奖直播室 2020年香港彩票开奖记录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 体彩大乐透玩法中奖方式 马代表什么数字 快乐扑克玩法 群英会任二追号 排列三死规律 福彩22选5最新开奖 怎么做股票投资 今期白小姐开奖 福彩东方6十1走势图 甘肃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幸运农场推荐号 十一选五前三稳赚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