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筆閣 > 死靈神話 > 第9章 身份
    聽著老船長的話,在場眾人都笑了起來,這下柳治對于死星艦就更為好奇起來。

    這時老船長走到柳治身邊,輕輕地拍了拍柳治的肩膀。

    柳治感覺到當老船長的左手拍到自己身上時,他的身體竟然有著一種被起重機壓到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柳治相當的難受,此時的他一頭霧水,根本就搞不清楚眼前這個世界怎么了。

    但是老船長卻沒有解釋這一切,而是很認真地說道:“山德魯啊,你是一位不錯的造船師,雖然你一直都是在針對著無畏艦努力學習著,但是死星艦與無畏艦其實差不多,我的要求并不高,把那船給修理一下,保證我們出海的時候不出問題就好。”

    柳治愣了一下,他沒想老船長會把這么一個任務交給自己,他記得自己好像是過來充當水手長的,怎么一下子變成了造船師了。

    老船長看著柳治發愣的樣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意。

    “不用多想,我早就看出你的想法了,你一直都在學習造船術對吧,其實這樣也好,你的戰力不錯,指揮能力也行,但是水手長這個位置呢,有一些不太好給你,現在你愿學造船術,自然可以轉到更好的崗位去。”

    柳治眉頭一皺,感覺這里面有些不太對頭。

    隨后他看向了老船長身邊的那幾位,他發現這幾位水手的神情都相當的明確,好像老船長所說的是正理一樣。

    但柳治可以確定一件事,他這個身體在一開始的時候并沒有學習造船師的想法。

    可以說他原本走的是水手長白刃戰的路線。

    眼前的對話,要么就是柳治本身的記憶出了錯,要么就是眼前這幾位的記憶被人修改了。

    在他們的認知之中,山德魯的能力已經與柳治本身的能力慢慢產生了融合。

    這種情況是柳治以前沒有遇到過的。

    難不成這種身份方面的變化,還有什么不一樣的說法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種變化對于柳治來說,其實是有很多選擇的。

    柳治完全可以在進入游戲之前,對自己的身份進行一定的安排,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不得不面面對古怪的任務。

    就眼前他幾個任務,有一些完全可以通過改變身份達成的。

    柳治心中有些遺憾,表面上卻一點也不顯,反而笑著對老船長說道:“船長,我想去看一眼死星級的戰艦。”

    “去吧,就在五號船塢那里,他們正在檢修,你去那邊看看,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你可以提出意見,不過你要記住,我們后天出海,如果后天之前沒有辦法裝到船上的東西,我們就不要了。”

    老船長一面說著,一面拿出一個如同令牌一樣的東西交給了柳治。

    柳治接過令牌,他的面前就彈出了一個提示。

    【臨時任務-死星戰艦的改造:請發揮自己的想像力,改造死星級戰艦,限時7時,改造的結果將影響你在隊伍中的的話語權。】

    這個臨時任務的說明相當的簡單,但柳治相信這個其實與之前他在本杰明那邊造船的情況是一樣的。

    他只不過是充當一個工具人的作用,不管他再怎么努力,也影響不了整個局面的演變,只不過是給予柳治一個合理的身份而已。

    但就算是這樣,柳治也不得不去做,因為柳治明白,有一個好的身份,與沒有一個好的身份之間的區別。

    之前只要柳治有一個合理的身份,那他游戲就會進行的相當順利。

    反而那一次打毒牙之王的時候,他就因為沒有一個合理的身份,他們打的相當難受。

    只不過之前并沒有把這個情況當成任務發布出來。

    這一次卻不知是因為柳治的VIP等級得到了提升呢,還是因為其他原因,這個原本是暗藏在游戲里面的想法,竟然被當成了臨時任務發布出來了。

    接下了任務之后,柳治拿起了老船長給的那個令牌,也沒有打聽什么五號船塢在哪里,就這樣向著五號船塢方向而去。

    而在柳治離開的時候,老船長身邊有一位看起來像是參謀一樣的男子問道:“船長,你看山德魯可以嗎?”

    老船長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反問道:“你看呢?”

    “山德魯的情況有些問題,我們一直都不知道他會造船術,如果不是今天我們突然收到消息,真會被他騙過去,但你不認為很奇怪嗎?我們在收到這個消息之前,正在擔心我們沒有合適的造船師呢。”

    參謀男子有些疑惑地說著。

    老船長點點頭,“你說的沒錯,其實這就是陛下的手段,我猜測山德魯肯定是陛下的人,你相不相信,在山德魯身邊,肯定還跟著女皇陛下的近衛隊。”

    “你指的是娜迦軍團?”被老船長這么一點醒,參謀男馬上便反應過來,“還真有可能是這樣的,當初女皇來到了鷹國的時候,身邊可是帶著一個軍團的娜迦,看來這么多年過去了,女皇還是沒有忘記自己的國度。”

    “要不然呢。”老船長不屑地撇撇嘴,打開了手上的八音盒。

    那八音盒里傳出的聲音傳入到在場所有人的耳中。

    那聲音聽起來相當的機械,但在場的人卻都知道,那是人魚的歌聲。

    在歌聲里是女皇對于老船長身份的證明,同時也庇佑著老船長的船只,只要在海面上,他們就不會受到來自于暴風雨的侵襲,也不會受到來自于邪惡海怪的主動攻擊。

    這是證明,也是祝福,這里面除了機械的力量以外,還有著來自于女皇的魔法力量。

    從這私掠許可證上所用的心思就可以看的出來,發放私掠許可證的鷹國女皇在打著什么樣的主意。

    她是想讓這個島國的人民知道,想出海,先承認女皇的地位,女皇會庇佑所有子民。

    只不過對于這些船長水兵來說,鷹國先是鷹國人的鷹國,而不是那位坐在鷹國王座上,來自于破落的人魚帝國的人魚女皇的鷹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金吊桶论高手论坛六肖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 3d今天试机号关注 广西快乐十分开播直播 3d杀独胆 河北11选5下载 青海11选5官网 中国足彩网即时指数 福建22选5开奖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下载 36选7几点开奖 甘肃11选5走势图 篮球巨星 天津11选5走势图遗漏 山东11选5遗漏